行政法22(2010 12月初)地方制度法 地方自治規則

行政法22(2010 12月初)

希望解決行政組織的問題。

Page 47

類型      機關     權限移轉     救濟

委託      無隸屬     有移轉     對委託機關的處分有不服(爭議)時,

以自己的名義 應根據訴願法第七條,其訴願的管轄

行文         比照對第七條向原委託機關或其上

級機關提起訴願。

(行程法15 II)

第 15 條II

行政機關因業務上之需要,得「依法規」(管轄恆定原則,變動管轄時要有法規或命令的依據)將其權限之一部分,委託「不相隸屬」之行政機關執行之。

例如:行政主體(像是行政院)

行政機關A

行政機關B

AB為水平關係互相進行委託。

類型         機關    權限移轉     救濟

委任(page 48) 有隸屬   有移轉      訴願法第八條,向受委任機關(做

成決定之機關)

(行程法15I)

第 15 條

行政機關得依法規將其權限之一部分,委任所屬下級機關執行之。

例如:行政主體

交通部A

委任下級行政機關B

A為上級機關委任下級機關處理。不相隸屬的行政機關也可以受

到「委託」的關係。

訴願法

第 8 條

有隸屬關係之下級機關依法辦理上級機關委任事件所為之行政處分,為受

委任機關之行政處分,其訴願之管轄,比照第四條之規定,向「受委任機關

或其直接上級機關提起訴願」。

 

類型         機關                     權限移轉     救濟

委辦  中央機關把權限借給地方機關     以中小學而言  訴願法第九條

,是由地方來管理執行

(機關借用) 上級地方自治團體把權限借給下級

(地方制度法;憲法108條;例如教育事項是中央負責,可以交給地方去做;霸凌事件由中央或地方解決?)

台中市警察局長同時聽命於台中市長(台中市政府)及警政署長。

 

(中央)行政主體-把權限交給地方自治團體,此一行為叫做委辦行為(或稱機關借用)

(中央)行政主體—委辦—地方自治團體(上級)—委辦—下級的自治團體(委辦與委任的概念很像但必須為中央與地方、地方上級與下級)。

訴願法(page 49)

第 9 條

直轄市政府、縣(市)政府或其所屬機關及鄉(鎮、市)公所依法辦理上

級政府或其所屬機關委辦事件所為之行政處分,為「受委辦機關之行政處分」

,其訴願之管轄,比照「第四條」之規定,向「受委辦機關之直接上級機關提起

訴願」。(原則上,這是根據訴願法的第13條的「顯明主義」!)

小小的結論:第七條的規定,立法時有錯誤的設計!

***!!!

受託行使公權力

類型            機關                     權限移轉          救濟

不是機關間的互動     1.受託行使公權力。          涉及權限移轉

是公私協力           2.專家參與/獨立的行政助手。

行政任務與公家任務   3.行政助手。                警察未將權限移轉

與私人一起合力完成。

例如典型的:

民營化!

行政程序法(page 51)

第 16 條I

行政機關得依法規將其權限之一部分,委託民間團體或個人辦理。

(是:政府與私人之間的關係)

行政主體(不限於中央或地方)

受託行使公權力

私人

通說:

委託的方式(內涵:也被叫作行政委託15條II用字相同)有兩種

1.      直接以法律為規定。

2.      ***用行政處分或用行政契約(也要有法律的依據否則無效!)的方法。

要有法律的依據。

行政助手:page 51

在行政職務之執行上完全依行政機關指示辦事並不具有獨立之法律上之地位僅屬於行政機關執行職務之工具而已並非屬於行政委託如交通義警義消拖吊業者小學生之糾察隊。

訴願法第十條:

第 10 條

依法受中央或地方機關委託行使公權力之團體或個人,以其團體或個人名

義所為之行政處分,其訴願之管轄,向「原委託機關」提起訴願。

(這是一個法制上的例外規定,因為私人團體不可能有訴願委員會。)

Page 52

行政訴訟法

第 25 條

人民與受委託行使公權力之團體或個人,因受託事件涉訟者,以「受託之團

體或個人」為被告。

(此時又以受委託者為被告!!!請注意將來於國賠法中也會有類似的討論!)

Page 53

釋字269號(與行政訴訟法25條有關的條文)

解釋字號: 釋字第 269 號   解釋日期: 民國 79 年 12 月 07 日   解 釋 文:

依法設立之團體,如「經政府機關就特定事項依法授與公權力者,以行
使該公權力為行政處分之特定事件為限,有行政訴訟之『被告當事人』能力」。
行政法院六十年裁字第二三二號判例,與此意旨不符部分,嗣後不再援用
。至關於勞動基準法第八十四條之爭執,究應提起行政訴訟,或提起民事
訴訟,與上開判例無涉,不在本件解釋範圍內;其當事人如已提起民事訴
訟經判決確定者,自無訴訟權受侵害之可言,併此說明。

例如:某甲被東吳大學退學,不服時,可以東吳大學為被告打撤銷訴訟,要求撤銷退學行政處分。但某甲被退學的訴願對象,根據訴願法第十條,訴願對象是教育部。

Page 53

釋字382號

發文單位: 司法院 解釋字號: 釋字第 382 號 解釋日期: 民國 84 年 06 月 23 日

…在實施教育之範圍內,有錄取學生、確定學籍、獎懲學生、核發畢業或學位證書等權限,係屬「由法律在特定範圍內授與行使公權力之教育機構,於處理上述事項時亦具有與『機關相當』之地位」…

 

 

釋字第462號

發文單位: 司法院 解釋字號: 釋字第 462 號 解釋日期: 民國 87 年 07 月 31 日

各大學校、院、系 (所) 教師評審委員會關於教師升等評審之權限,
係屬法律在特定範圍內授予公權力之行使,其對教師升等通過與否之決定
,與教育部學術審議委員會對教師升等資格所為之最後審定,於教師之資
格等身分上之權益有重大影響,均應為訴願法及行政訴訟法上之行政處分
。受評審之教師於依教師法或訴願法用盡行政救濟途徑後,仍有不服者,
自得依法提起行政訴訟,以符憲法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意旨。行政法院五十
一年判字第三九八號判例,與上開解釋不符部分,應不再適用。

公立大學的關於教師升等:相當於公權力的授予,像是委託或委任。

私立大學                                  是受託行使公權力!!!

Page 53 99年高考是典型的專家參與的案例!!!

請注意: 飛機機長、船長具有警察身分。

修車廠受理檢測業務是典型的具有受託行使公權力。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公設法人”,受託行使公權力,雖為政府出

錢成立的基金會,但在我國是私法人,所以為受託行使公權力!!

(陳敏老師的圖!!!)

 

92年檢事官

是管轄恆定的例外(涉及權限的移轉)。

 

Page 96年司法官:(很好的題目)!!!

為實現住者有其屋政策,中央銀行(是行政機關),推出一千億元優惠購屋專案貸款。此處講了一個三方關係:

中央銀行—權限移轉為—銀行A(私人機構)(受託行使公權力)—決定是否給某甲貸款(為典型的雙階理論:行政組織法/行政作用法)。

 

A銀行假設為私人銀行,A與中央銀行的關係為:受託行使公權力的關係。

中央銀行自訂的「作業準則」(是命令性質,請注意:「管轄恆定原則」的例外,要用「法律為明文依據」,或「依法律明確授權的命令」為依據。所以中央銀行只有內部規則、沒有法律的依據;不能對外發生效力,也不可能對外產生拘束力。出題老師認為此情形不符合16條的要件)。

 

甲認為A銀行決定有誤時,如何救濟?

1.      首先,對A銀行作成決定的行為做成定性:不決定給予貸款是否為行政處分?(若是,才可開始討論訴願法第十條及行政訴訟法第25條;這樣的推論太快了,任何有關救濟的題目都要討論考慮,有無處理過本案的法律關係?是行政處分?私經濟行政?還是私法關係?行政契約?還是事實行為?

 

剛才所講都為管轄恆定原則的例外。

也就是有變動的情形。

 

以下講管轄權未變動的情形。只是找其他機關來幫忙。(非管轄權變動的情況)。

1.      垂直介入權。(陳敏老師認為有管轄變動,其他老師認為沒有。考試很少考但請知道此名詞)。地方制度法

第 76 條

直轄市、縣 (市) 、鄉 (鎮、市) 依法應作為而不作為,致嚴重危害公益

或妨礙地方政務正常運作,其適於「代行」處理者,得分別由行政院、中央各該主管機關、縣政府命其於一定期限內為之;「逾時仍不作為者,得代行處理」。但情況急迫時,得逕予代行處理。

 

典型的兩階段行為。代行。例如:新北市某地嚴重地震,導致房屋傾斜且有

坍塌之危機,可是地方政府沒去處理且拆除。中央主管機關例如內政部先警

告催促,仍不做,則介入拆除(典型介入權)。—有些老師認為這是中央權限

的擴張,有些認為是權限的移轉。宣律師認為有法律明文的規定,所以還好。

2.      平行介入權:不太像管轄的變動(沒有上下的關係,只是單純的權限的分配,分局管轄區域是由命令所界定。知道定義即可)。因為這個管轄的劃分本來就不是法律所為之的,警察的管區劃分可能只是以里為單位。為了抓逃犯,可能跨越管區,並沒有錯誤。這是命令所形成的管區(分局)。

 

行政執行法page 55

***!!!!

(2)職務協助(念熟,有條文的。在行政執行法中曾看過職務協助的概念。)

定義:

1.      指行政機關為達成其任務請求立另一政機關在後者權限範圍內給予必要之協

助而「未變更或移轉事件管轄權」之謂。

例如:警察法中最喜歡討論職務協助,因為警察很多業務非其單純可解決,像

是管制大型集會遊行時,需要消防署支援。強制驅離時用消防車衝開群

眾。

2.  原因:

A. 基於法令

B. 基於事實之需要

3.  特性:(李震山老師)

*** A. 被動性(很重要與後述的觀念有關)。

B.        臨時性

C.        輔助性

D.        以不妨礙本身工作推行為原則。

行政程序法

第 19 條(定義職務協助)

行政機關為發揮「共同一體」之行政機能(行政一體),應於其權限範圍內互相協助。

第二項:行政機關執行職務時,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向無隸屬關係之其他機關請

求協助︰(原則上有六個情形,此條文應不太可能考出背題!)

一、因法律上之原因,不能獨自執行職務者。

二、因人員、設備不足等事實上之原因,不能獨自執行職務者。

三、執行職務所必要認定之事實,不能獨自調查者。

四、執行職務所必要之文書或其他資料,為被請求機關所持有者。

五、由被請求機關協助執行,顯較經濟者。

六、其他職務上有正當理由須請求協助者。

(自己做不到時,需要別人協助。)

前項請求,除緊急情形外,應以書面為之(原則以書面!)。

被請求機關於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應拒絕之︰

一、協助之行為,非其權限範圍或依法不得為之者。(拒絕!)

二、如提供協助,將嚴重妨害其自身職務之執行者。(不妨礙本身工作推行為原則!)

被請求機關認有正當理由不能協助者,得拒絕之。

被請求機關認為無提供行政協助之義務或有拒絕之事由時,應將其理由通

知請求協助機關。請求協助機關對此有異議時,由其共同上級機關決定之

,無共同上級機關時,由被請求機關之上級機關決定之。(救濟途徑!)

被請求機關得向請求協助機關要求負擔行政協助所需費用。其負擔金額及

支付方式,由請求協助機關及被請求機關以協議定之;協議不成時,由其

共同上級機關定之。(所花費的幫助的金額,得像請求機關負擔所需費用,金額及支付方式由請求協助機關及被請求機關以協議為之。這是機關與機關之間的行政契約!!!)

 

Page 56

99年特種考試

請問建管處執行違章建築拆除,請台北市政府警察局派員到場維持秩序,警察機關派員到場為下列何項行政行為?

1. 行政助手:

2. 職務協助:

3. 行政委託:

4. 權限委託:

Page 57

88年律師(典型考題)

行政機關之橫向關係中,有「職務協助」(沒有隸屬關係的機關來幫忙;不需要法律保留),及「委託」(權限有移轉;需要法律保留;要有法律依據。注意:是個別的法規範。例如警察委託消防局時,不能只說是依據行程法15 II好比警察處罰人民時不能說是依據行政罰法第2條(必須是主張像是消防法等之規定)。行政程序法只是構成要件的規定、概念式的規定,不能說行政機關做成行政處分的依據是行程法92條)等類型,試從法律制度面舉例說明此二類之特徵、區別及問題點。

 

Page 57

4. 特殊情形:

聯合關係(李震山)與職務協助或委託行使公權力不同。

(1). 定義(發動要件):各有管轄權、而不相隸屬之行政機關,會同主動積極執行以

達成行政目的。我們很多的行政機關都有一個共同的行政任務,有共同的權

限,對於該權限需要主動積極的行使,不可能是委託或委任(聯合關係沒有

權限的移轉),也不是職務協助(因為在聯合關係下,行為都是主動積極、有

義務的)。舉例:總統維安的執行,叫做特種情務。聯合有:總統府、國安局特

種勤務指揮中心、憲兵(國防部支援:總統是三軍統帥)(已經有三個機關)。另

外包括當地的警察局有主動積極的保護義務,此為聯合關係。(每個機關有

其特殊的勤務及權限的分配)。

(2). 缺點:(會變得很複雜)需要很多機關配合,但,可能總統只是去某地喝茶,而

每個機關的協調可能在兩星期前會密集準備。主要協調統籌的單位,假設是

總統府,結果發現總統府可以指揮地方政府警察,但若地方警察出了錯誤,

請問總統府是否可以加以懲罰?不行因為其非警察的上級機關。所以領導統

馭出很多問題。

P 57 58

(四)私人參與國家行為之態樣:

1. 受託行使公權力之”私人”:行政程序法第十六條的概念。

2. 行政助手:(或譯為”行政輔助人”)。

行政機關基於專業考量將行政事務委由私人執行之,該私人不受主管機關指揮

監督,就所執行之任務有完全獨立的判斷空間,但欠缺最後對外作成相關准駁

決定的權能。

例子:民間拖吊業者(理論上:將違規停在紅線的車,由警察作成違法的處分,請

拖吊業者,依行政執行法的間接強制的代履行。請求由民間的業者幫忙警察拖

走),幫忙警察拖吊違規停車的狀況。拖吊時,處分是由警察所下的處分,將

拖吊業者當作其延長的手腳,以完成其行政任務。反過來說,若拖吊業者出包,

拖吊到錯誤的汽車,則視為警察機關處理錯誤。本案重點在於,因為拖吊行為

的錯誤、對拖吊處分的不服,不能對私人提起,但,這又不是受託行使公權力,

因此不能引用訴願法第十條和行政訴訟法第二十五條。而直接引用:訴願法第

四條,因為此行為為原機關的行為。請注意此為行政救濟法制中,所引用的條

文是不一樣的。

受託行使公權力與行政助手的區別:

(1)    受託人有正式的委任行為(有法律的依據)。行政助手因無管轄權之變動,所以不需要有法律依據。

(2)    公權力受託人(如:海基會、汽車廠驗車)可以自己名義行使公權力,被視為行政主體或行政機關。行政助手不是用自己名義做事,是用警察機關等名義做事。

(3)    在行政爭訟時,以公權力委託人(如海基會)為被告。行政助手在行政訴訟中不是被告,被告是警察機關等等,不可能是行政助手。

3.       專家參與/獨立行政助手

行政機關基於專業考量,將行政事務委由私人執行之,該私人「不受主管機關指揮監督」。(有判斷空間)就所執行之任務有完全獨立的判斷空間。但欠缺最後相關准駁決定的權能。(德文是獨立的行政助手:1.管轄權未有移轉,因此沒有涉及管轄的變動。2.相較於一般的行政助手,有自己的意思,而且不受行政機關的拘束(強調獨立!!!)。)。最後做成決定的仍是原機關。

4.

5. 4 5兩項不重要!!!

Page 59 91律師

 

92律師

為減輕政府的財政與人事壓力,組改推動委員會規劃,包涵

1.委託行使公權力;行程法16條

2.委託執行檢驗任務,但獨立專業判斷為之(專家參與);

3.與公權力行使相關的單純勞務委託(行政助手)。

請附理由簡要回答下述問題:

(一)前述三種委託情況,是否均須有法律的授權始得為之?只有第一種。

(二)為進行前述三種委託所締結之契約的法律性質各自為何?沒有標準答案可以自由發揮如下三種:

1. 根據契約目的理論:因為為公法目的,所以三個都是行政契約。

2. 或,把東西吊走,為單純的事實行為,可能是私法上的契約。

3. 基本上第一個受託行使公權力的行為的契約,一定是行政契約,可是2,3

可以自由發揮。

(三)若前述第2.種情形,委託機關最後如依據被委託之私人所做成之檢驗報告,

作成駁回人民申請的處分,申請人應向何機關提起訴願?請不要引用訴願法

第十條,不是受託行使公權力,所以回歸訴願法第四條的規定辦理。

 

Page 60

97司法官

第一小題:為認定A公司排放的空氣是否符合空氣污染防制法20條第1巷規定之排放標準,以決定是否依同法第56條規定加以處罰,主管機關甲委託私立X大學提出檢測報告(專家參與)做為認定之依據。試問X大學在本案之法律為何?(與92律師第二小題一模一樣!)

第二小題較特別:B在乙公司上班,乙依所得稅法第88條規定對B薪資所得事先扣繳。請問乙在本案中的法律地位為何?

首先,很接近「受託行使公權力」,寫此方向並不能算錯。

但,實務見解,此是公法上的法定義務關係。陳敏老師書上提過,此為直接法

律上說的義務,與公權力並無太大相關關係。其實與受託行使公權力並無相關

關係。寫成受託行使公權力仍有一定分數。

第三小題:C將車子違規停放於禁止停車之紅線上,丙警察開完罰單後,電話連絡警局委託民間業者丁拖吊,但丁(行政助手)拖離該車時不慎使C之車損害,請問C如何救濟?

實務上與學說上有爭議。

1.      回歸民法?可能是單純的民法關係。但此為考行政法。

2.      行政助手是行政機關手足之延伸,簡單言之,任何行政助手之行為視為行政機關的行為,雖然車是丁弄壞的,但要視為丙弄壞的,所以可以視為警察局、行政機關弄壞的(行政機關公務員用公權力故意或過失造成他人的損害),適用國賠法第二條的規定提起國家賠償。

結論是:

掌握私人與國家的關係的三大點,掌握本部分百分之八十的分數。

 

Page 61

(五)、管轄之衝突與解決(國家考試(不是高普考)愛考,請把法條念熟:行政程序與訴訟程序都可用到)!

何謂管轄衝突?

1.      積極衝突情況:兩個行政機關都覺得可以管理此事。例如:某甲在台北橋上超速,則台北市及新北市都有管轄權。

2.      消極衝突:兩個機關都覺得不干我的事。例如八掌溪,很多機關都覺得沒有自己的事。

當發生上述衝突情形。使用行政程序法:

第 12 條(管轄遇到爭議的方法)

不能依前條第一項「定土地管轄權」者,依下列各款順序定之︰

一、關於不動產之事件,依不動產之所在地。

二、關於企業之經營或其他繼續性事業之事件,依經營企業或從事事業之

處所,或應經營或應從事之處所。

三、其他事件,關於自然人者,依其住所地,無住所或住所不明者,依其

居所地,無居所或居所不明者,依其最後所在地。關於法人或團體者

,依其主事務所或會址所在地。

四、不能依前三款之規定定其管轄權或有急迫情形者,依事件發生之原因

定之。

第 13 條(解決積極衝突的情形)

同一事件,數行政機關依前二條之規定均有管轄權者,由「受理在先之機關」

管轄(先搶先贏!誰先被通知就先處理。),不能分別受理之先後者,由「各該機關協議(類似行政契約的概念)定之」,不能協議或有統一管轄之必要時,「由其共同上級機關指定管轄」。無共同上級機關時,由各該上級機關協議定之。

前項機關於必要之情形時,應為必要之職務行為,並即通知其他機關。

第 14 條(大部分解決消極衝突的情形,但也可以同時解決積極及消極的衝突)

數行政機關於管轄權有爭議時(不是我管轄的),由其共同上級機關決定之,無共同上級機關時,由各該上級機關協議定之。

前項情形,人民就其依法規申請之事件,得向共同上級機關申請指定管轄

,無共同上級機關者,得向各該上級機關之一為之。受理申請之機關應自

請求到達之日起十日內決定之。

在前二項情形未經決定前,如有導致國家或人民難以回復之重大損害之虞

時,該管轄權爭議之一方,應依當事人申請或依職權為緊急之臨時處置,

並應層報共同上級機關及通知他方。

人民對行政機關依本條所為指定管轄之決定,不得聲明不服。

 

Page 62

90年高考三級

機關管轄權之競合,可以分成「積極競合」與「消極競合」,請說明此兩種競合之意義以及依行政程序法上規定應如何解決?又行政處分若違反管轄規定而罹有管轄瑕疵時會發生何種法律效果?

 

此題為四題申論題的時代。本題主要處理兩者法條配對,不難。但,真正的考點;第二小題:行政程序法的111條的無效事由,有七款事由:

通說是明顯重大瑕疵。第五條:土地管轄有問題則無效。通說認為:土地管轄出瑕疵不能為無效事由,要加上115條,土地管轄除非出現重大明顯瑕疵,例如:明明是台北市警察局要管理者,變成由屏東縣警察來管理,就變成無效。

111與115看熟,條文列出就拿出分數了。

 

以上為管轄的問題!(無效事由的考點!)
page 63

第四節、公私協力與民營化法制

民營化法制:請記得老師講的東西,不用看得太細!因為老師的碩士論文是再研究這一部份。

 

很多老師的稱呼:

民營化(英國舍契爾夫人開始,政府財源窘迫任務過多請民間幫忙)。

私人化

私營化

私部門化

Privatization

 

民營化:

內涵通說分為兩說

狹義說

民營化只發生在公營事業移轉民營;如中華電信民營。全台只有陳愛

娥老師採用,所以先不管。

 

廣義說(多數見解,通說)

指只要本來是國家、政府的任務之事情,給私人辦理(私人參與),就

是民營化。

此時民營化會有許多許多的態樣(樣貌)。

Page 65

三、民營化範圍的區分:(類別)

(一)全部民營化,政府完全釋出。像是典型的BOT的情形(全部民營)。例如高鐵,

全部由民營公司負責營運。

(二)部分民營化(公私協力):例如:一個行政任務同時由公家機關及私人一起合力

完成,一部分由人民。受託行使公權力、行政助手、獨立的行政助手(部分民

營化)。

請記得:全部民營化,政府沒有責任?政府負的責任較以前輕,但不能說完全不用負責。一般來說行政任務政府的角色分為兩個方向來討論:

履行責任: (這個行政任務,國家自己做,叫履行。沒有民營化)。

公營:水利的提供、電力的提供。

公私協力。

擔保責任:(政府不負責履行此行政任務,全部交由私人行使)

全部民營化。但國家或其他公法人必須負起擔保私人與社

會執行任務之合法性(民間團體可以擺爛)。

 

 

Page 66

民營化的形式

(一)財產民營化:把一個行政團體,從行政機關或內部單位,變成如:基金會或股

份有限公司。就是用私法人的名義呈現,類似:公法財團、台電

公司,用公司方法經營電力(是所謂的財產民營概念,是一個:假

的民營化,只是把一個公法的東西變成私法的東西,但主管單位

管得還是很嚴格。)

(二)狹義任務民營化:一般叫做「任務民營化」。某些特定事務的國家屬性仍維持

不變,但國家本身不再負責實行,而轉由民間提供,政府只負責

擔保責任。例如:台北市的公車營運行為,以前台北市公車處有

自己的公車(市公車處),現在已經無市公車處(成為大都會客運)。

問題是政府機關要擔保,以後有些路線不能沒有人經營。

(三)功能民營化:整個公共任務都是國家負責,但,「暫時」的把權限移轉給私人,

經過一定時間後,政府會把權限拿回來。典型的例子是高鐵:台

灣高鐵與政府簽的約是:有五十年的特許,經過五十年後,經營

權要交回給中華民國政府。相較之下,公車的營運並無時間的限

制。請注意:BOT不是公辦民營:

Page 69

BOT

公辦民營

 

公辦民營:

1.      政府提供東西,你去運作:例如政府興建運動中心,其中的營運由民間來做。

2.      例如捷運中的百元剪髮。

Page 70

民辦民營:

1.        BOT:私人負責蓋這建設、負責管理,營運到一個期限之後,最後把營運權

交給國家政府(BOT: Built-Operate-Transfer)。

例如:高鐵及高捷都是典型的BOT。由私人把基礎建設蓋好,營運到某一期

限後再移轉給政府。

程序民營化:其實就是剛才講的受託行使公權力。

最後:對民營化的簡單收尾。

Page 73

民營化的國家責任問題:

民營化前,政府要負履行責任。

民營化後,政府不一定要自己第一線負履行責任(根據中央行政機關總員額

法,人數將鎖死),政府無法再擴充責任,只能提出擔保責任。

擔保責任有五個面向:

1.      給付不中斷:例如高鐵公司突然毀約不營運了,政府必須善後;

2.      維持與促進競爭的擔保義務;

3.      持續性的合理價格與一定品質的擔保義務;

4.      既有員工的安置擔保義務;

5.      基本權利的保護義務與國家賠償責任(例如:BOT的、公辦民營的國家賠償責任問題)。

 

VOL 8

Page 74

第二章、地方自治

第一節 地方自治之理論基礎

一、各國分類

(一)聯邦國(中央與地方之權限有清楚的憲法的區隔)

(二)單一國(中央與地方權限的劃分以法律來訂定)(我國是單一國:學界通說)

 

二、為何要保障地方自治?

(三)制度性保障(通說)

國家機關有義務形成制度來保障地方自治。立法者更有義務透過立法積極形成有益於地方自治發展的空間。(是憲法的概念!)

解釋字號: 釋字第 498 號   解釋日期: 民國 88 年 12 月 31 日   解 釋 文:

『地方自治為憲法所保障之制度(憲法第十章、第十一章)』。基於「住民自治」(類似國民主權的狹隘概念)之理念與垂直分權(權力分立的概念)之功能,地方自治團體設有「地方行政機關及立法機關」(注意!!!要有立法機關,直轄市下的區,沒有地方立法機關,並沒有地方立法機關所以不是地方自治團體。),其首長與民意代表均由
自治區域內之人民依法選舉產生,分別綜理地方自治團體之地方事務,或
行使地方立法機關之職權,「地方行政機關與地方立法機關間依法並有權責
制衡之關係」。(釋字467號提到省不是地方自治團體!)

 

中央政府(內政部監督新北市;桃園縣監督桃園市)或其他上級政府對地方自治團體辦理『自治事項、委辦事項』(地方制度法的第二條:也就是剛才所提出的權限移轉的委辦!),依法僅得按事項之性質,為「適法或適當與否」之監督(自治事項上級機關可以為合法性的監督;委辦事項中央得作合法性及合目的性的監督!地方制度法第二條)。

 

地方自治團
體在憲法及法律保障之範圍內,享有自主與獨立之地位,國家機關自應予
以尊重。立法院所設各種委員會,依憲法第六十七條第二項規定,雖得邀
請地方自治團體行政機關有關人員到會備詢,但基於地方自治團體具有自
主、獨立之地位,以及中央與地方各設有立法機關之層級體制,地方自治
團體行政機關公務員,除法律明定應到會備詢者外,得衡酌到會說明之必
要性,決定是否到會。於此情形,地方自治團體行政機關之公務員未到會
備詢時,立法院不得因此據以為刪減或擱置中央機關對地方自治團體補助
款預算之理由,以確保地方自治之有效運作,及符合憲法所定中央與地方
權限劃分之均權原則。

 

Page 75

Page 76

解釋字號: 釋字第 467 號   解釋日期: 民國 87 年 10 月 22 日(省已經不是公法人了;不是憲法上定義的自治團體了)。

解 釋 文: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七月二十一日公布之憲法增修條文第九條施行後,
省為地方制度層級之地位仍未喪失,惟不再有憲法規定之自治事項,亦不
具備自主組織權,自非地方自治團體性質之公法人。符合上開憲法增修條
文意旨制定之各項法律,若未劃歸國家或縣市等地方自治團體之事項,而
屬省之權限且得為權利義務之主體者,於此限度內,省自得具有公法人資
格。

三、地方保留: 中央不能侵犯的領域。

請回憶:

憲法保留: 立法者不能侵犯機關的行為。

立法保留: 行政機關不能侵犯的行為。

行政保留: 憲法中希望的立法機關不能干涉(行政機關的組織自主權、決策自主

權)的行為。

地方保留有五個面向:

基於地方自治的制度性保障,地方自治的核心事項不能用法律進行限制:

1.      地方應有地方的立法權(自己的地方自治條例,請問其效力有多高?地方制度法的第三十條VOL 1;同樣是法規命令、自治條例(同樣是法規命令位階);法規命令大於自治條例;目前現行的法制,法規命令(中央的授權命令)大於自治條例。其依據是地方制度法第三十條。但是自治條例的民意基礎比較大。)蔡茂寅老師批評此現行的地方制度法第三十條可能是違憲的!!!

2.      組織權,地方自治團體可以自由形成自己的特定組織。例如台北市曾經首創其:文化局(之前沒有縣市具有其文化局)。原則上地方自治團體有形成自己的組織的寬廣空間(釋字527解釋)。

3.      人事權,中央與地方有爭執。

人事權今年新修正的地方制度法(56條):上下交相賊。現在的鄉鎮市長變成區長(區長由市長直接任命)。現有的縣市合併改制升格之後,現有的鄉鎮市長任期到目前為止還是可以變成區長還是市長另外指定。根據新修正的地方制度法:規定原來的鄉鎮市長可以直接變成為區長,市長不可以另找人來取代。(631號解釋曾說明人事權是行政權的核心。)此條文有問題:市長無法換掉鄉鎮市長。地方特考的考試權全部收歸考試院也是有問題。

4.      財政權:

釋字550號解釋有關健保的大法官解釋(討論財政領域的核心92年律師憲法曾考過!)

發文單位: 司法院 解釋字號: 釋字第 550 號 解釋日期: 民國 91 年 10 月 04 日 資料來源:

司法院公報 第 44 卷 11 期 12-42 頁

司法周刊 第 1103 期 1 版

司法院大法官解釋(十五)(99年5月版)第 247-293 頁

總統府公報 第 6489 號 8-48 頁

法務部公報 第 292 期 50-83 頁

法令月刊 第 53 卷 10 期 78-79 頁

守護憲法 60 年 第 250-252 頁

相關法條

解 釋 文:

國家為謀社會福利,應實施社會保險制度;國家為增進民族健康,應

普遍推行衛生保健事業及公醫制度,憲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百五十七

條分別定有明文。國家應推行全民健康保險,重視社會救助、福利服務、

社會保險及醫療保健等社會福利工作,復為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第五項、

第八項所明定。國家推行全民健康保險之義務,係兼指中央與地方而言。

又依憲法規定各地方自治團體有辦理衛生、慈善公益事項等照顧其行政區

域內居民生活之義務,亦得經由全民健康保險之實施,而獲得部分實現。

中華民國八十三年八月九日公布、八十四年三月一日施行之全民健康保險

法,係中央立法並執行之事項。有關執行全民健康保險制度之行政經費,

固應由中央負擔,本案爭執之同法第二十七條責由地方自治團體補助之保

險費,非指實施全民健康保險法之執行費用,而係指保險對象獲取保障之

對價,除由雇主負擔及中央補助部分保險費外,地方政府予以補助,符合

憲法首開規定意旨。

地方自治團體受憲法制度保障,其施政所需之經費負擔乃涉及財政自

主權之事項,固有法律保留原則之適用,但於不侵害其自主權核心領域之

限度內,基於國家整體施政之需要,對地方負有協力義務之全民健康保險

事項,中央依據法律使地方分擔保險費之補助,尚非憲法所不許。關於中

央與地方辦理事項之財政責任分配,憲法並無明文。財政收支劃分法第三

十七條第一項第一款雖規定,各級政府支出之劃分,由中央立法並執行者

,歸中央負擔,固非專指執行事項之行政經費而言,惟法律於符合上開條

件下,尚非不得為特別之規定,就此而言,全民健康保險法第二十七條即

屬此種特別規定。至全民健康保險法該條所定之補助各類被保險人保險費

之比例屬於立法裁量事項,除顯有不當者外,不生牴觸憲法之問題。

法律之實施須由地方負擔經費者,如本案所涉全民健康保險法第二十

七條第一款第一、二目及第二、三、五款關於保險費補助比例之規定,於

制定過程中應予地方政府充分之參與。行政主管機關草擬此類法律,應與

地方政府協商,以避免有片面決策可能造成之不合理情形,並就法案實施

所需財源事前妥為規劃;立法機關於修訂相關法律時,應予地方政府人員

列席此類立法程序表示意見之機會。

理 由 書:    國家為謀社會福利,應實施社會保險制度;國家為增進民族健康,應

普遍推行衛生保健事業及公醫制度;國家應推行全民健康保險及國家應重

視社會救助、福利服務、國民就業、社會保險及醫療保健等社會福利工作

,對於社會救助和國民就業等救濟性支出應優先編列,乃憲法第一百五十

五條、第一百五十七條暨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第五項、第八項所明定之基

本國策。憲法條文中使用國家一語者,在所多有,其涵義究專指中央抑兼

指地方在內,應視條文規律事項性質而定,非可一概而論。憲法基本國策

條款乃指導國家政策及整體國家發展之方針,不以中央應受其規範為限,

憲法第一百五十五條所稱國家為謀社會福利,應實施社會保險制度,係以

實施社會保險制度作為謀社會福利之主要手段。而社會福利之事項,乃國

家實現人民享有人性尊嚴之生活所應盡之照顧義務,除中央外,與居民生

活關係更為密切之地方自治團體自亦應共同負擔(參照地方制度法第十八

條第三款第一目之規定),難謂地方自治團體對社會安全之基本國策實現

無協力義務,因之國家推行全民健康保險之義務,係兼指中央與地方而言

。八十三年八月九日公布、八十四年三月一日施行之全民健康保險法,係

中央立法並執行之事項。有關執行全民健康保險制度之行政經費,依同法

第六十八條全民健康保險所需之設備費用及週轉金(並人事、行政管理經

費),固應由中央撥付,依憲法第一百零九條第一項第一款、第十一款暨

第一百十條第一項第一款、第十款,各地方自治團體尚有辦理衛生、慈善

公益事項等照顧其行政區域內居民生活之責任,此等義務雖不因全民健康

保險之實施而免除,但其中部分亦得經由全民健康保險獲得實現。本案爭

執之全民健康保險法第二十七條責由地方自治團體按一定比例計算,補助

各該類被保險人負擔之保險費,非屬實施全民健康保險法之執行費用,乃

指保險對象獲取保障之對價,而成為提供保險給付之財源。此項保險費除

由雇主負擔及中央補助部分外,地方政府予以補助,合於憲法要求由中央

與地方共同建立社會安全制度之意旨,與首揭憲法條文尚無牴觸。本院釋

字第二七九號解釋亦本此意旨,認省(市)政府負擔勞工保險補助費乃其

在勞工福利上應負之義務而釋示在案。

地方自治團體受憲法制度保障,其施政所需之經費負擔乃涉及財政自

主權之事項,固有法律保留原則之適用,於不侵害其自主權核心領域之限

度內,基於國家整體施政需要,中央依據法律使地方分擔保險費之補助,

尚非憲法所不許。

 

『前述所謂核心領域之侵害,指「不得侵害地方自治團體自主權之本質內容,致地方自治團體之制度保障虛有化」,諸如「中央代替地方編製預算」或「將與地方政府職掌全然無關之外交、國防等事務之經費支出,規定由地方負擔等情形」(中央請客地方買單;以前尚未發生過)而言。至於在權限劃分上依法互有協力義務,或由地方自治團體分擔經費符合事物之本質者,尚不能指為侵害財政自主權之核心領域。(財政核心的侵犯!!!)』

 

(但若該預算屬於委辦事項,或是協力義務-自治、委辦中間的模糊地帶:中央與地方都有義務去做的事項,大法官稱之為協力義務:最佳實例例如全民健保;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第五項中,國家應推行全民健保,大法官說此處的國家兼指中央與地方而言。所以此時,健保預算的編列叫地方出錢,無違憲問題。此時為層級化財政權地方保留的概念,最核心,完全是地方自治的事項、或中央的事項彼此不能要求對方付錢,但若是地方有義務的事項可以要地方付,但要對方付的心甘情願。)

 

關於中央與地方辦理事項之財政責任分配,憲法並無明文。財

政收支劃分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就各級政府支出之劃分,於第一款雖規定

「由中央立法並執行者,歸中央」,固非專指執行事項之行政經費而言,

然法律於符合首開條件時,尚得就此事項之財政責任分配為特別規定,矧

該法第四條附表二、丙、直轄市支出項目,第十條明定社會福利支出,包

括「辦理社會保險、社會救助、福利服務、國民就業、醫療保健等事業及

補助之支出均屬之」。本案爭執之全民健康保險法第二十七條即屬此種特

別規定,其支出之項目與上開財政收支劃分法附表之內容,亦相符合。至

該條各款所定補助各類被保險人保險費之比例屬立法裁量事項,除顯有不

當者外,尚不生牴觸憲法問題。

法律之實施須由地方負擔經費者,即如本案所涉全民健康保險法第二

十七條第一款第一、二目及第二、三、五款關於保險費補助比例之規定,

於制定過程中應予地方政府充分之參與,俾利維繫地方自治團體自我負責

之機制。行政主管機關草擬此類法律,應與地方政府協商,並視對其財政

影響程度,賦予適當之參與地位,以避免有片面決策可能造成之不合理情

形,且應就法案實施所需財源,於事前妥為規劃,自應遵守財政收支劃分

法第三十八條之一之規定。立法機關於修訂相關法律時,應予地方政府人

員列席此類立法程序表示意見之機會。

5. 住民自治權:

釋字527號

解釋字號: 釋字第 527 號   解釋日期: 民國 90 年 06 月 15 日   解 釋 文:

一、『地方自治團體在受憲法及法律規範之前提下,享有自主組織權及對自治事項制定規章並執行之權限。』(地方自治的核心就是人民的主權為依歸,因為這裡的人民支持此處的地方政府;而,中央政府的情形與此相同)。

 

地方自治團體及其所屬機關之組織,
應由地方立法機關依中央主管機關所擬訂之準則制定組織自治條例加
以規定,復為地方制度法第二十八條第三款、第五十四條及第六十二
條所明定。在該法公布施行後,凡自治團體之機關及職位,其設置自
應依前述程序辦理。惟職位之設置法律已有明確規定,倘訂定相關規
章須費相當時日者,先由各該地方行政機關依地方制度法相關規定設
置並依法任命人員,乃為因應業務實際需要之措施,於過渡期間內,
尚非法所不許。至法律規定得設置之職位,地方自治團體既有自主決
定設置與否之權限,自應有組織自治條例之依據方可進用,乃屬當然

二、地方制度法第四十三條第一項至第三項規定各級地方立法機關議決之
自治事項,或依同法第三十條第一項至第四項規定之自治法規,與憲
法、法律、中央法規或上級自治團體自治法規牴觸者無效。同法第四
十三條第五項及第三十條第五項均有:上述各項情形有無牴觸發生疑
義得聲請司法院解釋之規定,係指就相關業務有監督自治團體權限之
各級主管機關對決議事項或自治法規是否牴觸憲法、法律或其他上位
規範尚有疑義,而未依各該條第四項逕予函告無效,向本院大法官聲
請解釋而言。地方自治團體對函告無效之內容持不同意見時,應視受
函告無效者為自治條例抑自治規則,分別由該地方自治團體之立法機
關或行政機關,就事件之性質聲請本院解釋憲法或統一解釋法令。有
關聲請程序分別適用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八條第一項、第二項
之規定,於此情形,無同法第九條規定之適用。至地方行政機關對同
級立法機關議決事項發生執行之爭議時,應依地方制度法第三十八條
、第三十九條等相關規定處理,尚不得逕向本院聲請解釋。原通過決
議事項或自治法規之各級地方立法機關,本身亦不得通過決議案又同
時認該決議有牴觸憲法、法律、中央法規或上級自治團體自治法規疑
義而聲請解釋。
三、有監督地方自治團體權限之各級主管機關,依地方制度法第七十五條
對地方自治團體行政機關 (即直轄市、縣、市政府或鄉、鎮、市公所
)辦理該條第二項、第四項及第六項之自治事項,認有違背憲法、法
律或其他上位規範尚有疑義,未依各該項規定予以撤銷、變更、廢止
或停止其執行者,得依同條第八項規定聲請本院解釋。地方自治團體
之行政機關對上開主管機關所為處分行為,認為已涉及辦理自治事項
所依據之自治法規因違反上位規範而生之效力問題,且該自治法規未
經上級主管機關函告無效,無從依同法第三十條第五項聲請解釋,自
治團體之行政機關亦得依同法第七十五條第八項逕向本院聲請解釋。
其因處分行為而構成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之
疑義或爭議時,則另得直接聲請解釋憲法。如上述處分行為有損害地
方自治團體之權利或法律上利益情事,其行政機關得代表地方自治團
體依法提起行政訴訟,於窮盡訴訟之審級救濟後,若仍發生法律或其
他上位規範違憲疑義,而合於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五條第一項
第二款之要件,亦非不得聲請本院解釋。至若無關地方自治團體決議
事項或自治法規效力問題,亦不屬前開得提起行政訴訟之事項,而純
為中央與地方自治團體間或上下級地方自治團體間之權限爭議,則應
循地方制度法第七十七條規定解決之,尚不得逕向本院聲請解釋。

 

Page 79

第二節、地方制度法簡介

名  稱 地方制度法 修正日期 民國 99 年 02 月 03 日

(首先,省已經不是公法人已經提過了!!!)

第 2 條

本法用詞之定義如下:

一、『地方自治團體』:指依本法實施地方自治,具公法人地位之團體。省政

府為行政院派出機關,省為非地方自治團體。

二、『自治事項:指地方自治團體依憲法或本法規定』(所以:地方自治事項可能是由立法者給予的權限,或憲法固有的權限,我們將會看到何者為憲法固有的權限!!),得自為立法並執行,或法律規定應由該團體辦理之事務,而負其政策規劃及行政執行責任之事項。(地方自己心甘情願做的事,所以中央只能為合法性監督!中央不能干涉。)

三、『委辦事項:指地方自治團體依法律、上級法規或規章規定,在上級政

府指揮監督下(上級地方自治團體)』,執行上級政府交付辦理之『非屬該團體事務,而負其行政執行責任之事項』 (這是自己不心甘情願的,可以為合目的性監督。)。

四、核定:指上級政府或主管機關,對於下級政府或機關所陳報之事項,

加以審查,並作成決定,以完成該事項之法定效力之謂。

五、備查:指下級政府或機關間就其得全權處理之業務,依法完成法定效

力後,陳報上級政府或主管機關知悉之謂。

六、去職:指依公務員懲戒法規定受撤職之懲戒處分、依公職人員選舉罷

免法規定被罷免或依本法規定被解除職權或職務者。

 

三、直轄市、市、縣轄市之設置標準(第四條)(目前不是考點,憲法愛考;多少人以上可變為縣,96 97年考點為第二項,當時為了給台北縣用現在桃園縣快要可以使用了!所謂的準直轄市條款!)

 

第 4 條

人口聚居達一百二十五萬人以上,且在政治、經濟、文化及都會區域發展

上,有特殊需要之地區得設直轄市。

『縣人口聚居達「二百萬人」以上,未改制為直轄市前』,於第三十四條、第五十四條、第五十五條、第六十二條、第六十六條、第六十七條及其他『法律關

於直轄市之規定,準用之』。(桃園縣的窘迫問題,人口又掉下了兩百萬人。台灣很重視戶籍(常與居住地不同,會與健保給付的問題相連,將會看到最高行政法院的決議。)的問題,注意此與日本很像。)

人口聚居達五十萬人以上未滿一百二十五萬人,且在政治、經濟及文化上

地位重要之地區,得設市。

人口聚居達十五萬人以上未滿五十萬人,且工商發達、自治財源充裕、交

通便利及公共設施完全之地區,得設縣轄市。

本法施行前已設之直轄市、市及縣轄市,得不適用第一項、第三項及第四

項之規定。

 

Page 80

四、自治法規的問題

最重要的是自治條例26條第二項(自治條例是否可以限制人民權利?:折衷說是採用地方制度法的第廿六條第二項。)

第 26 條

自治條例應分別冠以各該地方自治團體之名稱,在直轄市稱直轄市法規,

在縣 (市) 稱縣 (市) 規章,在鄉 (鎮、市) 稱鄉 (鎮、市) 規約。

『直轄市法規、縣 (市) 規章就違反地方自治事項之行政業務者,得規定「處

以罰鍰或「其他種類」(注意此處對於行政罰做了限縮)之行政罰」(!!!前提是:直轄市法規及縣(市)規章;請注意:所以新店市(現在為新店區)板橋市、永和市(現在變成區更不能)不能處罰人民,只有縣市等級或直轄市等級者可以處罰人民)。但法律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其為罰鍰之處罰,逾期不繳納者,得依相關法律移送強制執行。』『前項罰鍰之處罰,最高以新臺幣!!!十萬元為限』;並得規定連續處罰之。『其他行政罰之種類』(這裡的行政罰的定義與行政罰法的定義不一樣!)限於『勒令停工、停止營業、吊扣執照或其他一定期限內限制或禁止為一定行為之不利處分』(等於實質限縮了行政罰法的內涵!地方自治團體優先適用地方制度法不優先適用行政罰法!!)。

自治條例經各該地方立法機關議決後,如規定有罰則時,應分別報經行政

院、中央各該主管機關核定後發布;其餘除法律或縣規章另有規定外,直

轄市法規發布後,應報中央各該主管機關轉行政院備查;縣 (市) 規章發

布後,應報中央各該主管機關備查;鄉 (鎮、市) 規約發布後,應報縣政

府備查。

 

(四)問題:以地方自治法規限制人民權利之合憲性?請注意此處為純學說的整理!

(以前曾討論過!)無涉現行法制規範,但若要以實務來做時,採用折衷說(就是地方制度法第26條)。

學界多數說:採用肯定說、或授權說中的概括授權(立法者做了最準則性的規定如地方制度法第26條第二項,可在這個範圍內處行政罰,但未說什麼條件下可以做出行政罰)。

目前許宗力老師等老師

認為地方應有自己的權限,理由是:觀察憲法的第110條、以及第124條:憲法確有授權給地方限制人民權利的,例如地方可以跟人民收稅:縣省可以縣稅及省稅。憲法19條:人民有依法納稅的義務:此處的法應包含:地方自治條例:某種程度憲法第23條限制人民權利的法律,該法律應包含地方的自治條例(由憲法的層次)。

Page 84

89第一次司法官第一題

地方自治團體制定的法規得否作為限制人民的自由權利的依據?地方制度法就此有何規定?與大法官見解有何關係?

從現行法規範出發,除非題目要求寫出我國現行學說,否則因為現行學說非常紊亂所以以現行法制出發來寫,四平八穩。

 

五、法律位階

地方制度法第30條I最重要!

第 30 條

第一項:自治條例與憲法、法律或『基於法律授權之法規』(就是法規命令)!!!或『上級自治團體自治條例牴觸者,無效』。

自治規則與憲法、法律、基於法律授權之法規、上級自治團體自治條例或

該自治團體自治條例牴觸者,無效。

委辦規則與憲法、法律、中央法令牴觸者,無效。

第一項及第二項發生牴觸無效者,分別由行政院、中央各該主管機關、縣

政府予以函告。第三項發生牴觸無效者,由委辦機關予以函告無效。

自治法規與憲法、法律、基於法律授權之法規、上級自治團體自治條例或

該自治團體自治條例有無牴觸發生疑義時,得聲請司法院解釋之。

 

Page 84註解82

其中自治條例與基於法律授權之法規牴觸者無效之規定,『似乎表示中央行政機關經由法律授權所訂定之命令,還是比地方立法機關自行訂定之條例位階要高』!

深究之:條文中漏規定行政規則,按照條文的反面解釋,效力應比自治條例要低!自治規則只是地方行政機關發布的命令更沒有民意正當性,所以更無拘束力。

 

Page 85

最高行政法院

【94.11.22】縣(市)政府公告限制申請設立..  

HOME > 法律問題集 94年度法律問題

會議次別 最高行政法院 94 年 11 月份「庭長法官聯席會議」
會議日期 94 年 11 月 22 日
決議文 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 9條第1項規定:「電子遊戲場業之營業場所,應距離國民中、小學、高中、職校、醫院50公尺以上。」上開規定之立法目的,乃鑑於電子遊藝場對於社會安寧會 造成一定之影響,故明定其營業場所應距離對於環境安寧有著極高要求之學校、醫院50公尺以上。『因其限制對於營業人營業自由之影響尚屬輕徵,所定50公尺之 限制,應解為係對電子遊戲營業場所設置之『最低』(暗示50是最低限制,地方可以由五十往上增加)限制。』又關於縣(市)工商輔導及管理,乃屬地方制度法第19條第7款第3目規定之縣(市)自治事項,依同法第 25條之規定,縣(市)本得就其自治事項,於不牴觸中央法律之前提下,自行制訂符合地域需要之自治法規,故縣(市)依其地方環境之需要,『以自治法規另定較 高之限制標準,難謂與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9條第1項之規定牴觸』(這個結論有些奇怪,與地方自治條例第26條第二項,舉重以明輕,可以處以罰鍰,行為限制當然可以!但,注意,其實按照地方制度法第30條,地方處罰與中央衝突時無效!此外與憲法第23條法位階有違背。)。惟關於創設、剝奪或限制地方自治團體居民之權利義務,應以自治條例定之,為地方制度法 第28條第2款所明定。縣(市)政府依都市計畫法臺灣省施行細則第17條第9款之規定逕以公告限制申請設立電子遊戲場業者,須距離國民中、小學、高中、職 校、醫院1000公尺以上,自係對於人民營業權之限制,其未以自治條例為之,即與地方制度法第28條第2款之規定不合,其公告要非合法。至以自治條例規定 電子遊戲場業營業場所應距離國民中、小學、高中、職校、醫院若干公尺以上之限制,關係居民之營業權,須符合比例原則,乃屬當然,併此指明。
相關法條 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 8條、第9條(民國89年2月3日發布)
都市計畫法第 6條、第39條(民國91年12月11日修正)
都市計畫法臺灣省施行細則第 17條(民國89年12月29日訂定、民國93年3月22日修正)
法律問題 「縣(市)政府公告限制申請設立電子遊戲場業者,須距離國民中、小學、高中、職校、醫院 1000公尺以上,此項公告限制是否合法?」

甲 說
按「電 子遊戲場申請設立時,其營業場所應符合下列規定:營業場所位於實施都市計畫地區者,應符合都市計畫法及都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之規定;於非都市計畫地區者, 應符合區域計畫法及非都市土地使用管制之規定。...」「『電子遊戲場業之營業場所,應距離國民中、小學、高中、職校、醫院 50公尺以上』(簡單來說:中央的法規只要求做五十公尺的限制,請問:地方的法規是否可以把距離拉為1000公尺?回到法位階理論,此兩條文是互相牴觸的。請看決議。)」。為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8條第1款、第9條第1項所明定,是縣(市)政府依都市計畫法第6條、第39條、都市計畫法臺灣省施行細則第 17條第9款之規定,對於都市計畫各使用區之使用,自有權依據地方實際情況,作必要之限制使用。且依地方制度法第19條第6款規定,關於都市計畫事項,亦 為縣市自治事項,從而,縣(市)政府衡酌該管縣(市)境內電子遊戲場之經營型態、設施環境、消費客群及學校、社區、社會普遍意向等,為避免電子遊戲場之設 立有妨礙縣(市)內商業正常發展及妨礙公共安全、社會安全與環境安寧,而依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8條第1款及都市計畫法第6條、第39條暨都市計畫法臺 灣省施行細則第17條第9款之規定,公告規定該縣(市)商業區申請設立遊戲場業之營業場所應距離國小、國中、高中、高職及醫院1000公尺以上,既有法律 授權依據,且與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9條規定並未牴觸。

乙 說
電子遊 戲場業管理條例第 8條第1款規定:「電子遊戲場申請設立時,其營業場所應符合下列規定:一、營業場所位於實施都市計畫地區者,應符合都市計畫法及都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之規 定;於非都市計畫地區者,應符合區域計畫法及非都市土地使用管制之規定。」已明白規定電子遊戲場業者欲向主管機關申請設立登記時,其營業場所應符合之相關 管制規定,尚無待縣(市)政府另以上開公告補充之。況前開條款亦未定有授權縣(市)政府就該條例規範事項再訂定法規命令之明文,援引該條款作為前述公告之 法律依據,顯屬無稽。至縣(市)政府雖另以都市計畫法臺灣省施行細則第17條第9款為上開公告之法律依據,然該施行細則係基於都市計畫法第39條之授權, 都市計畫法既未授權臺灣省政府再將訂定限制人民權利之法規命令之權限,再行委任予次級政府,縣(市)政府據以發布上開公告,亦非正當。又按,法規命令不得 與法律或憲法牴觸,且此所謂之法律,並不限 於作為母法之授權法律,而應廣及於一般相關法律,此觀諸憲法第 172條、中央法規標準法第11條及行政程序法第158條規定甚明。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9條第1項既明定:「電子遊戲場業之營業場所,應距離國民中、 小學、高中、職校、醫院50公尺以上。」公告內容所定「申請電子遊戲場業,應距離國小、國中、高中、高職及醫院1000公尺以上。」顯已牴觸前開電子遊戲 場業管理條例第9條第1項規定,且未經授權而增加法律所無之限制。
決 議 如決議文。

 

 

【96.06.25】本院94年11月22日就限制..  

HOME > 法律問題集 96年度法律問題

會議次別 最高行政法院 『96 年6月』份庭長法官聯席會議
會議日期 96年6 月25 日
決議文 查『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中央法規;經濟部主管!)第8條第1 款所定:「『電子遊戲場業營業場所應符合都市計畫法』及都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此為對都市計畫有關事項之規定。至『同法第9條關於電子遊戲場之營業場所須距離 學校、醫院一定距離』,乃鑑於學校與醫院對於環境安寧有較高之要求,此與都市計畫管制土地、建築物之使用,二者立法目的不同。又都市計畫法主管機關在中央為 內政部,而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主管機關在中央為經濟部,分別為都市計畫法第4條、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2條所定,二者主管機關不同,所規範之事項自屬 有異。觀諸『都市計畫法第6條』(中央的立法;主管機關:內政部!)規定:「直轄市及縣(市)(局)政府對於都市計畫範圍內之土地,得限制其使用人為妨礙都市計畫之使用。」及同法第39條規定: 「對於都市計畫各使用區及特定專用區內土地及建築物之使用……等事項,……直轄市政府得依據地方實際狀況,於本法施行細則中作必要之規定。」,可知『都市計 畫係對土地及建物分區使用加以限制』,例如電子遊戲場必須設於商業區。而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9條規定之要件,則屬主管機關對電子遊戲場業之管理規定,非 屬都市計畫法規範之範疇。該事項既非都市計畫法應規定之事項,『則該法所授權訂定之高雄市施行細則,自不得就非屬母法規範之事項,逾越母法授權,對電子遊戲 場應距離學校、醫院若干公尺,加以規定,上述施行細則對此所為規定,乃屬逾越權限而不得逕予適用』(所以發現,結論是:96年的決議與94年的決議相牴觸!96年6月的決議認為,如果立法者把現制範圍限縮到五十公尺,就不應對人民的權利限制到一千公尺!!!而且高雄市政府是用都市計畫法而不是用電子遊戲場管理條例為根據,發生一個問題就是地方自治團體如何適用中央的法規作依據?)(還有一個問題,若地方政府畫為三十公尺是否無效?很尷尬。應有肯否兩說。地方制度法三十條,牴觸時用中央的有效,以及法律應以對人民有利者為有效。)。本院94年11月份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應予補充。
相關法條 都市計畫法高雄市施行細則第13條第11款
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8條第1款、第9條
法律問題 本院94年11月22日就限制電子遊戲場業者之營業場所,應與學校一定之距離,作 成決議,認為縣市政府依都市計畫法臺灣省施行細則第17條第9款之規定,逕以公告限制聲請設立電子遊戲場,需距離學校、醫院1000公尺以上,係對於人民 營業權之限制,其未以自治條例為之,即與地方制度法第28條第2款之規定不合,其公告要非合法。該決議僅對臺灣省各縣市依都市計畫法臺灣省施行細則再授權 地方政府之公告是否有據,加以討論作成決議,『而對院轄市高雄市政府,直接依據都市計畫法高雄市施行細則中明訂,遊戲場業之設立需距離學校、醫院1000公 尺,是否合法有據,未及一併討論』(請看決議!!),擬報請准予移請本院庭長法官聯席會議補充討論。
甲說: 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8條第1款規定;電子遊戲場業 營業場所應符合都市計畫法及都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之規定,此規定只對都市計畫有關事項規定,關於電子遊戲場業之營業場所須距離學校、醫院一定距離,乃鑑於 學校與醫院對於環境安寧有較高之要求,此與都市計畫管制土地、建築物之使用,二者立法目的不同,故都市計畫法授權訂定之施行細則,自不得逾越母法授權而就 電子遊戲場應距離學校、醫院若干公尺乙事,加以規定,如施行細則對此為規定,仍屬逾越權限之規定,不得逕予適用。高雄市施行細則直接於細則中加以規定,雖 與都市計畫法臺灣省施行細則再授權與各縣市政府公告為之,有所不同,但因該事項非屬都市計畫有關事項,自不得由都市計畫法授權於該法施行細則訂定之。故其 結論應與本院前引決議相同。
乙說: 都市計畫法高雄市施行細則,係依都市計畫法第6條、第 39條及第85條授權而訂定,該授權範圍具體明確,是以都市計畫法高雄市施行細則基於法律明確授權而於該細則第13條第11款訂定電子遊戲場業之營業場 所,必須距離學校、醫院一定之距離,與法律保留原則尚無違背,自可加以適用。至於本院原決議係以都市計畫法臺灣省施行細則再授權各縣(市)政府公告,違反 禁止再授權之原則,故臺灣省各縣(市)政府以公告限制人民之營業權,因違反法律保留原則,自不得逕予以適用。而都市計畫法高雄市政府施行細則,直接於其施 行細則加以規定,與前開都市計畫法臺灣省施行細則再授權各縣市政府公告,二者情形不同,自應分別處理,應認高雄市政府以都市計畫法高雄市施行細則第13條 第11款作為處分之依據,尚屬於法有據,勿庸由縣(市)政府經議會制訂地方自治法為必要,不受本院前述決議意旨之拘束。
決 議 如決議文。

 

 

Page 88

97年高考三等第一題

(一)不能牴觸法律

(二)單純的行政規則,可能地方自治條例有其優先適用!

(三)法規命令優先適用。

 

以上為效力的問題的討論!

 

Page 92

縣市升格的條文(在此時升格完成後,考點降低!)

 

何時發動縣市升格?7-1

 

名  稱 地方制度法 修正日期 民國 99 年 02 月 03 日

第 7 條

省、直轄市、縣(市)、鄉(鎮、市)及區〔以下簡稱鄉(鎮、市、區)

〕之新設、廢止或調整,依法律規定行之。

縣(市)改制或與其他直轄市、縣(市)行政區域合併改制為直轄市者,

依本法之規定。

村(里)、鄰之編組及調整辦法,由直轄市、縣(市)另定之。

第 7-1 條 (發動縣市升格的主體可以為:內政部。可能發現有你情我不願:例如發動桃園縣升格為直轄市可是桃園不願意,這時無拒絕機會!第二個發動的主體是:地方自治團體發動!)

第一項『內政部基於全國國土合理規劃及區域均衡發展之需要,擬將縣(市)改制』

或與其他直轄市、縣(市)合併改制為直轄市者,『應擬訂改制計畫』,徵詢

相關直轄市政府、縣(市)政府意見後,『報請行政院核定』之。

第二項(是偉大的台北縣一個升格所使用的!):『縣(市)擬改制為直轄市者,縣(市)政府得擬訂改制計畫,經縣(市)議會同意後,由內政部報請行政院核定之。』

第三項(是目前像台中台南用此條文):『縣(市)擬與其他直轄市、縣(市)合併改制為直轄市者』,相關直轄市政

府、縣(市)政府得共同擬訂改制計畫,經各該直轄市議會、縣(市)議

會同意後,由內政部報請行政院核定之。

行政院收到內政部陳報改制計畫,應於六個月內決定之。

內政部應於收到行政院核定公文之次日起三十日內,將改制計畫發布,並

公告改制日期。

(老師認為高雄市縣之合併不應用7-1。區域擴張並無合併升格!)

第 87-1 條(受批評最多!縣市升格後有延任情形!)

縣(市)改制或與其他直轄市、縣(市)『合併改制為直轄市,應以當屆直

轄市長任期屆滿之日為改制日』。縣(市)議員、縣(市)長、鄉(鎮、市

)民代表、鄉(鎮、市)長及村(里)長之『任期均調整至改制日止,不辦

理改選』(這些人多做了一年(原本縣長任期是憲法明訂四年,但現在改變了。))。

改制後第一屆直轄市議員、直轄市長及里長之選舉,應依核定後改制計畫

所定之行政區域為選舉區,於改制日十日前完成選舉投票。

前項直轄市議員選舉,得在其行政區域內劃分選舉區;其由原住民選出者

,以其行政區域內之原住民為選舉區;直轄市議員選舉區之劃分,應於改

制日六個月前公告,不受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但書規定

之限制。

改制後第一屆直轄市議員、直轄市長及里長,應於改制日就職。

Page 95

第三節、地方自治的監督(監督部分很好理解,最愛考的是合法及合目的性、自治與委辦)

Page 97

第四節、中央與地方之權限劃分

權限區分的理論是均權制度(好的概念,但,只是框架的概念。需要法規的個別規定),其依據是憲法111條。

第 111 條

除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零八條、第一百零九條及第一百十條列舉事項外

,如有未列舉事項發生時,其事務有全國一致之性質者屬於中央,有全省

一致之性質者屬於省,有一縣之性質者屬於縣。遇有爭議時,由立法院解

決之。(所以我國不能是聯邦國! 遇有爭議時,由立法院解決之,我國是單一國!)

第 107 條(規定中央的權限)

左列事項,由中央立法並執行之:

一  外交。

二  國防與國防軍事。

三  國籍法及刑事、民事、商事之法律。

四  司法制度。

五  航空、國道、國有鐵路、航政、郵政及電政。

六  中央財政與國稅。(?)

七  國稅與省稅、縣稅之劃分。

八  國營經濟事業。

九  幣制及國家銀行。(?)

一○  度量衡。

一一  國際貿易政策。

一二  涉外之財政經濟事項。

一三  其他依本憲法所定關於中央之事項。

 

又,page 98第2 中央立法交由省縣執行者:這幾年爭議最大!(委辦事項的憲法依據)。

 

第 108 條

左列事項,由中央立法並執行之,或交由省縣執行之:

一  省縣自治通則。

二  行政區劃 。

三  森林、工礦及商業。

四  教育制度。(明顯的爭執)

五  銀行及交易所制度。(剛才107有規定國家銀行但這裡又有,那麼到底銀行

是誰的?)

六  航業及海洋漁業。

七  公用事業。

八  合作事業。

九  二省以上之水陸交通運輸。

一○  二省以上之水利、河道及農牧事業。

一一  中央及地方官吏之銓敘、任用、糾察及保障。

一二  土地法。

一三  勞動法及其他社會立法。

一四  公用徵收。

一五  全國戶口調查及統計。

一六  移民及墾殖。

一七  警察制度。(警察制度可以委託地方辦理!)

一八  公共衛生。

一九  振濟、撫卹及失業救濟。

二○  有關文化之古籍、古物及古蹟之保存。

前項各款,省於不牴觸國家法律內,得制定單行法規。

 

增修條文第九條

第 110 條

左列事項,由縣立法並執行之:

一 縣教育、衛生、實業及交通。

二 縣財產之經營及處分。

三 縣公營事業。

四 縣合作事業。

五 縣農林、水利、漁牧及工程。

六 縣財政及縣稅。

七 縣債。

八 縣銀行。(縣銀行!!!)

九 縣警衛之實施。

一○ 縣慈善及公益事業。

一一 其他依國家法律及省自治法賦予之事項。

前項各款,有涉及二縣以上者,除法律別有規定外,得由有關各縣共同辦

理。

 

 

(二)協力事項!!!page 99

台北市欠繳健保費(馬市長)!!!

解釋是:馬是為了行使憲法上的抵抗權的行為!

健保的收入來源:自己繳 或 公司幫忙繳 補助款(中央及地方) 以及 樂透盈餘的百分之五

最大的是地方繳交的部份。(中央請客地方買單)直轄市要交的比率要比非直轄市高很多。

理由是台北市很有錢,此外,台北市有很多人在此投保(由任職的公司投保,但台灣百分之五十的公司設於台北市),納稅是以投保的單位來認定。另外,台北有許多人住在新北市而不是住在台北市,應由人民的住所地來判斷。所以申請550號解釋。大法官沒有回答此問題,到底健保法要台北市多繳健保費是否合憲?大法官說合憲!!!page 100。

 

發文單位: 司法院 解釋字號: 釋字第 550 號 解釋日期: 民國 91 年 10 月 04 日 資料來源:

司法院公報 第 44 卷 11 期 12-42 頁

司法周刊 第 1103 期 1 版

司法院大法官解釋(十五)(99年5月版)第 247-293 頁

總統府公報 第 6489 號 8-48 頁

法務部公報 第 292 期 50-83 頁

法令月刊 第 53 卷 10 期 78-79 頁

守護憲法 60 年 第 250-252 頁

相關法條

解 釋 文:

國家為謀社會福利,應實施社會保險制度;國家為增進民族健康,應

普遍推行衛生保健事業及公醫制度,憲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百五十七

條分別定有明文。國家應推行全民健康保險,重視社會救助、福利服務、

社會保險及醫療保健等社會福利工作,復為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第五項、

第八項所明定。國家推行全民健康保險之義務,係兼指中央與地方而言。

又依憲法規定各地方自治團體有辦理衛生、慈善公益事項等照顧其行政區

域內居民生活之義務,亦得經由全民健康保險之實施,而獲得部分實現。

中華民國八十三年八月九日公布、八十四年三月一日施行之全民健康保險

法,係中央立法並執行之事項。有關執行全民健康保險制度之行政經費,

固應由中央負擔,本案爭執之同法第二十七條責由地方自治團體補助之保

險費,非指實施全民健康保險法之執行費用,而係指保險對象獲取保障之

對價,除由雇主負擔及中央補助部分保險費外,地方政府予以補助,符合

憲法首開規定意旨。

地方自治團體受憲法制度保障,其施政所需之經費負擔乃涉及財政自

主權之事項,固有法律保留原則之適用,但於不侵害其自主權核心領域之

限度內,基於國家整體施政之需要,對地方負有協力義務之全民健康保險

事項,中央依據法律使地方分擔保險費之補助,尚非憲法所不許。關於中

央與地方辦理事項之財政責任分配,憲法並無明文。財政收支劃分法第三

十七條第一項第一款雖規定,各級政府支出之劃分,由中央立法並執行者

,歸中央負擔,固非專指執行事項之行政經費而言,惟法律於符合上開條

件下,尚非不得為特別之規定,就此而言,全民健康保險法第二十七條即

屬此種特別規定。至全民健康保險法該條所定之補助各類被保險人保險費

之比例屬於立法裁量事項,除顯有不當者外,不生牴觸憲法之問題。

法律之實施須由地方負擔經費者,如本案所涉全民健康保險法第二十

七條第一款第一、二目及第二、三、五款關於保險費補助比例之規定,於

制定過程中應予地方政府充分之參與。行政主管機關草擬此類法律,應與

地方政府協商,以避免有片面決策可能造成之不合理情形,並就法案實施

所需財源事前妥為規劃;立法機關於修訂相關法律時,應予地方政府人員

列席此類立法程序表示意見之機會。

理 由 書:    國家為謀社會福利,應實施社會保險制度;國家為增進民族健康,應

普遍推行衛生保健事業及公醫制度;國家應推行全民健康保險及國家應重

視社會救助、福利服務、國民就業、社會保險及醫療保健等社會福利工作

,對於社會救助和國民就業等救濟性支出應優先編列,乃憲法第一百五十

五條、第一百五十七條暨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第五項、第八項所明定之基

本國策。憲法條文中使用國家一語者,在所多有,其涵義究專指中央抑兼

指地方在內,應視條文規律事項性質而定,非可一概而論。

 

『憲法基本國策條款乃指導國家政策及整體國家發展之方針,「不以中央應受其規範為限」,          憲法第一百五十五條所稱國家為謀社會福利,應實施社會保險制度,係以實施社會保險制度作為謀社會福利之主要手段。而社會福利之事項,乃國家實現人民享有人性尊嚴之生活所應盡之照顧義務,除中央外,與居民生活關係更為密切之地方自治團體自亦應共同負擔(參照地方制度法第十八條第三款第一目之規定),難謂地方自治團體對社會安全之基本國策實現          無協力義務,因之國家推行全民健康保險之義務,「係兼指中央與地方而言」。』

 

(所以台北市也有負責推行健保的義務!因此有憲法上的正當性。)

 

八十三年八月九日公布、八十四年三月一日施行之「全民健康保險法,係

中央立法並執行之事項。有關執行全民健康保險制度之行政經費」,依同法

第六十八條全民健康保險所需之設備費用及週轉金(並人事、行政管理經

費),固應由中央撥付,依憲法第一百零九條第一項第一款、第十一款暨

第一百十條第一項第一款、第十款,各地方自治團體尚有辦理衛生、慈善

公益事項等照顧其行政區域內居民生活之責任,此等義務雖不因全民健康

保險之實施而免除,但其中部分亦得經由全民健康保險獲得實現。本案爭

執之全民健康保險法第二十七條責由地方自治團體按一定比例計算,補助

各該類被保險人負擔之保險費,

 

『非屬實施全民健康保險法之執行費用,乃指保險對象獲取保障之對價,而成為提供保險給付之財源。「此項保險費除由雇主負擔及中央補助部分外,地方政府予以補助」(那時候還沒有樂透),合於憲法要求由中央與地方共同建立社會安全制度之意旨,與首揭憲法條文尚無牴觸』(所以叫地方付錢是合憲的!)。

 

但地方政府被叫去付錢未被通知,所以應遵守正當法律程序!所以,請遵守正當法律程序,指程序上的參與權!(程序參與權!)

 

本院釋字第二七九號解釋亦本此意旨,認省(市)政府負擔勞工保險補助費乃其

在勞工福利上應負之義務而釋示在案。

地方自治團體受憲法制度保障,其施政所需之經費負擔乃涉及財政自

主權之事項,固有法律保留原則之適用,於不侵害其自主權核心領域之限

度內,基於國家整體施政需要,中央依據法律使地方分擔保險費之補助,

尚非憲法所不許。前述所謂核心領域之侵害,指不得侵害地方自治團體自

主權之本質內容,致地方自治團體之制度保障虛有化,諸如中央代替地方

編製預算或將與地方政府職掌全然無關之外交、國防等事務之經費支出,

規定由地方負擔等情形而言。至於在權限劃分上依法互有協力義務,或由

地方自治團體分擔經費符合事物之本質者,尚不能指為侵害財政自主權之

核心領域。關於中央與地方辦理事項之財政責任分配,憲法並無明文。財

政收支劃分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就各級政府支出之劃分,於第一款雖規定

「由中央立法並執行者,歸中央」,固非專指執行事項之行政經費而言,

然法律於符合首開條件時,尚得就此事項之財政責任分配為特別規定,矧

該法第四條附表二、丙、直轄市支出項目,第十目明定社會福利支出,包

括「辦理社會保險、社會救助、福利服務、國民就業、醫療保健等事業及

補助之支出均屬之」。本案爭執之全民健康保險法第二十七條即屬此種特

別規定,其支出之項目與上開財政收支劃分法附表之內容,亦相符合。至

該條各款所定補助各類被保險人保險費之比例屬立法裁量事項,除顯有不

當者外,尚不生牴觸憲法問題。

法律之實施須由地方負擔經費者,即如本案所涉全民健康保險法第二

十七條第一款第一、二目及第二、三、五款關於保險費補助比例之規定,

於制定過程中應予地方政府充分之參與,俾利維繫地方自治團體自我負責

之機制。

『行政主管機關草擬此類法律,應與地方政府協商,並視對其財政影響程度,賦予適當之參與地位,以避免有片面決策可能造成之不合理情形,且應就法案實施所需財源,於事前妥為規劃』,

自應遵守財政收支劃分

法第三十八條之一之規定。

『立法機關於修訂相關法律時,應予地方政府人員列席此類立法程序表示意見之機會』。

 

要地方付錢是可以的,是合憲的。但,請要讓地方能先表示意見。結論是要台北市付健保費是合憲的。

但是台北市要付多少健保費是合理的?

要以投保單位來計算還是以住所地來計算?本來最高行政法院判決一開始支持以戶籍地(住所地?設籍與居住這是依照戶籍制度來提供功能)來計算,96年5月後來庭長法官聯席會議,後來採用乙說。

Page 103

【96.05.23】全民健康保險法第27條規定關..  

HOME > 法律問題集 96年度法律問題

會議次別 最高行政法院96年5月份庭長法官聯席會議
會議日期 96年5月23日
相關法條 全民健康保險法第27條(民國83年8月9日制定公布)
全民健康保險法第27條(民國91年7月17日修正公布)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50號解釋
法律問題 全民健康保險法第27條規定關於有投保單位應負擔保險費部分之直轄市政府補助保險費之計算基礎,以設籍或居住在該直轄市之被保險人及其眷屬為計算基礎?或以投保單位在該直轄市為計算基礎?

甲 說

(設籍或居住)

(一) 國家為謀社會福利,應實施社會保險制度,憲法第155條定有明文,足見國家係以實施社 會保險制度作為謀社會福利之主要手段。國家推行全民健康保險之義務,除中央政府外,與居民生活關係更為密切之地方自治團體,依憲法規定有辦理衛生、慈善公 益事項等照顧其行政區域內居民生活之義務,亦得經由全民健康保險之實施,而獲得部分實現,因此,地方自治團體有義務與中央政府共同協力推行全民健康保險 (司法院釋字第550號解釋參照)。又全民健康保險既由地方自治團體協力負擔,依全民健康保險法第27條規定,中央政府與地方自治團體應負擔一定比例之保 險費,地方自治團體為盡協力義務,自必涉及財政之分配與負擔,且隨著今日相關社會法制的陸續推動,地方自治團體應承擔的事項明顯增加,若未同時考量其對於 地方自治團體之財源分配,將導致地方自治團體得以自主運用的一般財源,在結構上出現不足,嚴重的甚至會剝奪地方自治權之核心領域,因此,中央政府固有權要 求地方自治團體負擔保險費補助款,但關於負擔計算方式之決定,參酌上開司法院釋字第550號解釋意旨,不能由中央政府單方面為之,應該由負擔之地方自治團 體參與表達意見,否則中央政府所作之決定,其行政程序難謂無瑕疵。
(二) 「本保險保險費之負擔,依下列規定計算之:一、第1類被保險人:……(二)第8條第1項第1款第2目及第3目被保險人及其眷屬自付30%,投保單 位負擔60%,各級政府補助10%。……二、第2類被保險人及其眷屬自付60%,省(市)政府補助40%。……」、「本保險保險費之負擔,依下列規定計算 之:一、第1類被保險人:……(二)第8條第1項第1款第2目及第3目被保險人及其眷屬自付30%,投保單位負擔60%,其餘10%,在省,由中央政府補 助;在直轄市,由中央政府補助5%,直轄市政府補助5%。……二、第2類被保險人及其眷屬自付60%,其餘40%,在省,由中央政府補助;在直轄市,由直 轄市政府補助。……」分別為83年8月9日制定公布,及91年7月17日修正公布之全民健康保險法第27條第1款第2目及第2款所規定。由上開規定可知全 民健康保險法之實施,係以雇主(投保單位)、被保險人及各級政府三方共同協力分擔健保費用。全民健康保險法並無以投保單位營業登記所在地,作為計算地方自 治團體負擔健保費補助款之明文規定。上開第27條條文中所謂「在省」、「在直轄市」,究竟指被保險人及其眷屬所在地,或投保單位營業登記所在地,容有疑 義,惟依司法院釋字第550號解釋,所揭示地方自治團體有照顧其行政區域內居民義務之旨意,應朝「被保險人及其眷屬所在地」之方向解釋。行政院衛生署84 年6月26日衛署健保字第84034050號函釋:「省市政府所應負擔保險費補助款,係以投保單位地址之行政區作為省市保險費補助歸屬之依據。」,雖係本 於主管機關對於主管法規所為之釋示,惟與司法院釋字第550號解釋意旨不符,且因涉及地方自治團體關於保險費補助款之財政負擔,地方自治團體應有參與表示 意見之權限,於88年1月25日財政收支劃分法修正前,上訴人雖不爭執以投保單位營業登記所在地作為計算基準,但於該法修正後,營業稅改為國稅,地方自治 團體之稅入不若往昔,以投保單位營業登記所在地作為依據之基礎已然變更,直轄市政府對此既已爭執,中央健保局本應就此計算方式再與直轄市政府協議,該函釋 於該法修正後,情事既已變更,中央健保局仍未與直轄市政府協商,逕以該函釋作為計算依據,有違正當程序。中央健保局在沒有法律明文依據的情況下,逕依上開 行政院衛生署84年6月26日衛署健保字第84034050號函釋意旨,單方決定以「投保單位營業登記所在地」作為直轄市政府(地方自治團體)應負擔健保 費補助款之計算基準,自有未合。且上開司法院釋字第550號解釋揭示上訴人有照顧其「行政轄區內居民」之義務,非屬上訴人行政轄區內之被保險人,應非上訴 人在健保事務該當照顧之對象。

乙 說

(投保單位)

憲法第155條規定國家為謀社會福利,應實施社會保險制度,係以實施社會保險制度作為謀社會福 利之主要手段。而社會福利之事項,乃國家實現人民享有人性尊嚴之生活所應盡之照顧義務,除中央外,與居民生活關係更為密切之地方自治團體自亦應共同承擔。 依全民健康保險法第27條規定應予補助之保險費,除由雇主及中央政府負擔外,亦由地方政府負擔,自符合憲法規定意旨。又按憲法第19條規定人民有依法律納 稅之義務。其所稱人民,包括自然人與法人,甚至非法人組織之營利事業。彼等對於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均有依法律納稅之義務。就地方政府而言,彼等乃其地區內 之居民或住民,地方政府對於彼等有徵稅之權力,亦有對於彼等提供公共服務之義務,或為履行照顧彼等之義務而分擔社會保險(全民健康保險)部分保險費,以共 同承擔社會福利政策之執行。從而不得將納稅者,任意排除其享受公共服務或由地方政府分擔社會保險部分保險費之權利。『法人等營利事業之成員,與法人等營利事 業間實質上存在共生共榮關係』,其為營利事業創造利潤,即『為政府增加稅收,營利事業所在地之地方政府,對營利事業之營業額徵收或因之而受分配稅收「統籌分配 款」』,若不對營利事業之成員及其眷屬分擔保險費,而由其他未對營利事業之營業額徵收或因之而受分配稅收統籌分配款之地方政府負擔,『造成「權利與義務失衡情形, 則有違公平正義原」則』。又法人等營利事業為投保單位,其成員為投保對象,加退保等保險相關事宜均經由投保單位向保險人為之,且投保單位須分擔保險費。『再者, 法人等營利事業(投保單位)的流動性,較自然人為低,選擇較穩定者為準,易於計算,行政上經濟效益較佳』,且符合納稅與享受公共服務配合原則,權責機關基於 社會保險制度實際運作、專業智能及中央與地方財政分配等考量因素,而『在多種解釋可能性中選擇一妥適的解釋』,行政法院在作行政處分合法審查時,除其有逾越職 權或濫用權力外,基於憲政體制之權力分立原則,不得任意否定其選擇決定的妥適性。『直轄市政府負擔系爭保險費補助款,既合於憲法規定中央與地方共同建立社會 安全制度之意旨,又無違法之情形,更無侵害直轄市政府財政自主權,則中央健保局以投保單位在直轄市政府,作為直轄市政府應負擔系爭保險費補助款之認定依 據,自無不合』。(這樣的結論大家可以辯論;但值得注意的,住所與戶籍這概念,是流動的;戶籍地,台北市不該要這麼多人,行政機關是依照戶籍地辦理選舉等等,如果你住在台北市十年,卻不能選市長只因為戶籍地不在台北!!!)
決    議 採乙說。

 

理由為:投保單位(公司)都設在台北市,台北市的稅收比其他地方都高很多;意涵為台北市的稅收比其他地方高很多。當台北市有高度人口在工作時,其經濟發展及收入比其他地方高很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