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程序法19-2 1. 查封、拍賣、變賣

行政程序法19-2

1. 查封、拍賣、變賣

2. 限制

3. 拘提管收

Page 24

行政執行法15條

第 15 條

義務人死亡遺有財產者,行政執行處得逕對其遺產強制執行。

 

公法上的金錢給付義務,原有一身專屬性。

立法者認為: 某甲生前欠了一大筆稅,國家對此遺產強制執行。遺產在死亡時,已經變為繼承人名下。所以此為一身專屬性之例外。

 

#621大法官解釋:

發文單位: 司法院 解釋字號: 釋字第 621 號 解釋日期: 民國 95 年 12 月 22 日 資料來源:

司法周刊 第 1319 期 1 版

司法院大法官解釋續編(十九)第 496-534 頁

法令月刊 第 58 卷 1 期 102-103 頁

考選周刊 第 1102 期 2 版

總統府公報 第 6730 號 23-79 頁

相關法條

解 釋 文:

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規定:「義務人死亡遺有財產者,行政執行處得

逕對其遺產強制執行」,係就負有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之人死亡後,行政

執行處應如何強制執行,所為之特別規定。罰鍰乃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之

一種,罰鍰之處分作成而具執行力後,義務人死亡並遺有財產者,依上開

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規定意旨,該基於罰鍰處分所發生之公法上金錢給付

義務,得為強制執行,其執行標的限於義務人之遺產。

理 由 書:    行政罰鍰係人民違反行政法上義務,經行政機關課予給付一定金錢之

行政處分。行政罰鍰之科處,係對受處分人之違規行為加以處罰,若處分

作成前,違規行為人死亡者,受處分之主體已不存在,喪失其負擔罰鍰義

務之能力,且對已死亡者再作懲罰性處分,已無實質意義,自不應再行科

處。本院院字第一九二四號解釋「匿報契價之責任,既屬於死亡之甲,除

甲之繼承人仍應照章補稅外,自不應再行處罰」,即係闡明此旨。

罰鍰處分後,義務人未繳納前死亡者,其罰鍰繳納義務具有一身專屬

性,至是否得對遺產執行,於法律有特別規定者,從其規定。蓋國家以公

權力對於人民違反行政法規範義務者科處罰鍰,其處罰事由必然與公共事

務有關。而處罰事由之公共事務性,使罰鍰本質上不再僅限於報應或矯正

違規人民個人之行為,而同時兼具制裁違規行為對國家機能、行政效益及

社會大眾所造成不利益之結果,以建立法治秩序與促進公共利益。行為人

受行政罰鍰之處分後,於執行前死亡者,究應優先考量罰鍰報應或矯正違

規人民個人行為之本質,而認罰鍰之警惕作用已喪失,故不應執行;或應

優先考量罰鍰制裁違規行為外部結果之本質而認罰鍰用以建立法治秩序

與促進公共利益之作用,不因義務人死亡而喪失,故應繼續執行,立法者

就以上二種考量,有其形成之空間。 (本案15條不論是否執行看立法者希望制裁人民方向多一些還是導正社會的風氣和秩序方向多一些而決定 皆合憲)。

行政執行法第二條規定:「本法所稱行政執行,指公法上金錢給付義

務、行為或不行為義務之強制執行及即時強制」,第十五條規定:「義務

人死亡遺有財產者,行政執行處得逕對其遺產強制執行」,行政執行法施

行細則基於該法第四十三條之授權,於第二條規定:「本法第二條所稱公

法上金錢給付義務如下:一、稅款、滯納金、滯報費、利息、滯報金、怠

報金及短估金。二、罰鍰及怠金。三、代履行費用。四、其他公法上應給

付金錢之義務」,明定罰鍰為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之一種,並未違背法律

授權之意旨。揆諸公法上金錢給付之能否實現,攸關行政目的之貫徹與迅

速執行。是義務人死亡遺有財產者,行政執行處得逕對其遺產強制執行,

尚屬合理必要。故依現行法規定,罰鍰之處分作成而具執行力後義務人死

亡並遺有財產者,依上開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規定意旨,該基於罰鍰處分

所發生之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得為強制執行,並無不予強制執行之法律

依據。惟上開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規定,係針對行政執行處所為強制執行

之特別規定,其執行標的僅以義務人死亡時所留遺產為限。至本院院解字

第二九一一號解釋前段所謂「法院依財務法規科處罰鍰之裁定確定後,未

執行前,被罰人死亡者,除法令有特別規定外,自不能向其繼承人執行」

,係指如無法令特別規定,不能向其繼承人之固有財產執行而言; 罰鍰處

分生效後、繳納前,受處分人死亡而遺有財產者,依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

規定,該遺產既得由行政執行處強制執行,致對其繼承人依民法第一千一

百四十八條規定所得繼承之遺產,有所限制,自應許繼承人以利害關係人

身分提起或續行行政救濟(訴願法第十四條第二項、第十八條,行政訴訟

法第四條第三項、第一百八十六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八條及第一百

七十六條等參照);又本件解釋範圍,不及於罰鍰以外之公法上金錢給付

義務,均併予指明。

 

不同意見書                                                  大法官  廖義男
一、大法官對統一解釋應有之態度
(一)本案之原因及爭議之點
          本案係監察院與行政院就行政罰鍰裁處確定後,義務人死亡,為裁處之原
      處分機關可否依據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之規定,就義務人之遺產移送行政執行
      機關強制執行等問題,見解歧異,涉及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等相關法律之解釋
      與適用,事關人民權益之保障與法治制度之建立與發展,而向司法院大法官聲
      請統一解釋,以釐清爭議。
      1、監察院所持見解
      (1)行為人受行政裁罰後,於該裁罰尚未確定前即死亡,實務及通說皆認為
            ,受處分之對象既已不存在,警惕作用已然喪失,如堅持由繼承人承受
            訴訟,無異於對義務人以外之第三人加以處罰,違反「行為人自己責任
            主義」、「無責任即無處罰」或「罰(罪)及一身」等原則。依據最高
            行政法院九十年度裁字第一一一一號裁定要旨:「行政罰鍰係國家為確
            保行政法秩序之維持,對於違規之行為人所施之財產上制裁,而違規行
            為之行政上責任,性質上不得作為繼承之對象。如違規行為人於罰鍰處
            分之行政訴訟程序中死亡者,其當事人能力即行喪失,尚未確定之罰鍰
            處分,對該違規行為人喪失繼續存在之意義而失效;又其繼承人復不得
            承受違規行為人之訴訟程序。」旨在說明行政罰鍰有其「一身專屬」之
            特殊性,與一般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之具「財產性」不同,自應以不同
            方式處理。
      (2)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之規定係有關具「財產性」之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
            之執行程序規定,尚非罰鍰處分機關就受處分人遺產移送行政執行機關
            強制執行之法律依據,自前述「罰(罪)及一身」、「行為人自己責任
            主義」等現代法治國家之法理念言之,行政罰鍰裁處確定後,義務人死
            亡,原裁處之目的既已無法達成,自無由轉化為「財產性」,當不得就
            違規行為人之繼承人之固有財產移送強制執行。再者,倘已確定罰鍰或
            罰金係單純之金錢上負擔,具有財產性,得為繼承之標的,則罰金又何
            須於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條第三項增訂:「得就受刑人之遺產執行」
            ?且其增訂理由亦指出,受刑人死亡後,得否就其遺產執行,學說及其
            立法例不同,故以明文定之。顯見我國實務及通說俱未認定罰鍰或罰金
            確定後即當然由「一身專屬性」轉化為「財產性」。刑事訴訟法有關罰
            金之執行,因有爭議,爰以法律明文增訂之,即期能符「處罰法定主義
            」之意旨。而有關罰鍰之執行,亦當如是。
      (3)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並非前述行政院所稱行政罰鍰之受處分人死亡後,
            得就其遺產強制執行之特別規定,而係就一般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應
            先執行標的」之程序規定,俾使行政執行機關得就一般公法上金錢給付
            義務先向遺產執行,毋庸因繼承之複雜問題,致有礙強制執行之特別規
            定。
      (4)行政罰鍰之受處分人死亡,依據司法實務解釋,處罰目的既無法達成,
            無論該罰鍰是否已確定,均應予註銷。倘依該罰鍰之性質,認應繼續執
            行,其執行標的為何,即應以法律明確規定之,俾符現代法治國家「處
            罰法定主義」、「法律明確性原則」及「罰(罪)及一身」等原則:
                按公法上權利義務,係因人而生者,原則上,隨其主體而存續,如
            權利義務之主體死亡者,其原有之公法上權利義務關係,原則上,即隨
            之消滅。行政罰鍰具有「一身專屬性」向為實務及通說所肯認,其與一
            般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之具有「財產性」,顯然不同。歷年來,司法實
            務即自行政罰鍰之目的解釋,罰鍰具有高度屬人性,具一身專屬性,不
            在繼承範圍。故不論於義務人死亡時,罰鍰是否已經確定,均應歸於消
            滅,應予註銷,不得就遺產續為執行。司法院二十八年九月二十三日院
            字第一九二四號解釋:「匿報契價之責任,既屬於死亡之甲,除甲之繼
            承人仍應照章補稅外,自不應再行處罰。」最高行政法院八十九年度判
            字第二五五六號判決要旨:「被繼承人劉○波補徵贈與稅部分,屬公法
            上之租稅債務,基於繼承之法則,固應由繼承人即原告等負清償之責。
            惟罰鍰部分,不論為行為罰或漏稅罰,均係對受處分人之違章行為加以
            處罰,具有專屬性,劉○波既已死亡,受處分之主體已不存在,且對已
            死亡者再作懲戒性行為亦無實質之意義。」該等實務見解旨在說明,行
            政罰鍰之一身專屬性,於受處分人死亡,即應註銷,不再處罰。與我國
            同係大陸法系國家之德國即以法律明文規定:「罰鍰不得對於當事人之
            遺產強制執行。」(違反秩序罰法第一百零一條參照);另奧地利行政
            處罰法第十四條第二項亦規定:「受裁決人死亡時,免除罰鍰之執行。
            」
                行政罰鍰具「一身專屬性」,與其他租稅債務等具「財產性」之一
            般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之性質,顯然有異,前者即有現代法治國家之「
            罰及一身」等原則之適用,受罰人死亡,應否再執行,或有爭議,至少
            亦應由法律明確規範之。且行政罰鍰種類繁多,處罰目的不一,亦應分
            別論之。行政罰鍰有對於違規之行為人施以財產上制裁,著重對違反義
            務行為施予制裁,使義務人因財產上之損失而感受「處罰痛苦」,而心
            生警惕,俾免再犯。除此之外,行政罰鍰亦常有剝奪違規者之違規行為
            所獲得之不法利益為目的。惟查,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規定:「義務人
            死亡遺有財產者,行政執行處得逕對其遺產強制執行。」僅以「義務人
            」一詞統括各類型之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之義務人及罰鍰之受處分人,
            倘作為行政罰鍰等「處罰」之實體法規定,其規範內容並不明確,顯無
            法為一般受規範者所得瞭解並預見其行為之後果,司法機關亦難據以認
            定罰鍰應否對其遺產執行,致行政機關得以便宜解釋,甚或任意解釋適
            用,顯已違反現代法治國家涉及人民權利義務事項之法律應具備可瞭解
            性、可預測性及可審查性等「明確性原則」(司法院釋字第五七三、五
            二二、五二一、四九一、四四五、四三二、二七六等號解釋參照)。
              綜上,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係義務人死亡,其一般公法上金錢給付義
          務之強制執行程序規定,而非執行行政罰鍰之實體法上依據。罰鍰之處分
          機關應否就受處分人之遺產移送行政執行機關強制執行,應衡量處罰之目
          的,就個別行政法規之處罰規定,分別處理。縱使採整體統一之方式,以
          法律規定具「一身專屬性」之罰鍰,得就受處分人之遺產執行,亦須比照
          刑事訴訟法增訂第四百七十條第三項規定「罰金、沒收及追徵,得就受刑
          人之遺產執行。」以法律明確規定:「罰鍰,得就受處分人之遺產執行」
          ,始符現代法治國家「處罰法定主義」、「罰及一身」及「法律明確性原
          則」等原則。
      2、行政院贊同財政部參酌法務部意見所持之見解,認為
      (1)按「法院依財務法規科處罰鍰之裁定確定後,未執行前被罰人死亡者,
            除法令有特別規定外,自不能向其繼承人執行,……。」司法院院解字
            第二九一一號解釋有案。準此,如法律有特別規定,自仍得向其繼承人
            執行;又上述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規定,係上開解釋之「特別規定」,
            緣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係參照已廢止之財務案件處理辦法第三十七條規
            定:「納稅義務人或受處分人死亡遺有財產者,法院應對其遺產強制執
            行。」所訂定。而該辦法第三十七條規定之意旨,係考量基於公法上義
            務僅及於一身之原則,欠稅人或受處分人雖遺有遺產,然已屬繼承人所
            有,就法理而言,即不得對之為強制執行。惟倘如此解釋,國家終無從
            執行以獲清償,則國家稅收必受影響。故以法律明定,應對納稅義務人
            或受處分之遺產強制執行。蓋此項財產之執行,乃對遺產之追及,非為
            對繼承人之人的執行,…。且學說上,亦有認為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之
            規定,可視為將以人為對象之義務,轉換為「遺產」附隨之義務,與公
            法上義務一身專屬之原則尚無違背,可視為司法院院解字第二九一一號
            解釋「法令有特別規定」之情形。
      (2)復按司法院院解字第二九一一號解釋,所揭示者係有關已經確定之罰鍰
            不能向已死亡之被罰人之繼承人執行,並未明示不能對被罰人之遺產執
            行,而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即係明定對遺產之執行,此與上揭解釋並無
            牴觸。
      (3)至於司法院院字第一九二四號解釋:「匿報契價之責任,既屬於死亡之
            甲,除甲之繼承人仍應照章補稅外,自不應再行處罰。」係在揭櫫義務
            人已死亡者,主管機關不得再科處行政罰之問題;而院解字第二九一一
            號解釋,則在揭示處罰確定後有關執行之問題。二者解釋之內容並不相
            同。有關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規定,既屬司法院院解字第二九一一號解
            釋之「特別規定」,而得作為對被繼承人之遺產執行之依據,則本部原
            持納稅義務人逃漏稅或違反稅法其他作為或不作為義務,於裁罰確定後
            死亡者,可依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規定,就其遺產移送強制執行之見解
            ,似無違誤。
(二)大法官統一解釋應有之態度及論證方法
          大法官統一解釋法律固為憲法第七十七條及第七十八條賦予解釋憲法之外
      之另一職掌,惟大法官統一解釋法律,除斟酌系爭法律之文義、立法理由、立
      法目的及立法背景,依一般正確解釋法律之方法為闡明外,並因職司保障人權
      及維護憲政體制之任務,因而對於系爭法律不同法律見解之評斷及取捨,亦應
      從較能保障人民權益、健全法律制度、確保法治原則之觀點著眼,以符憲法精
      神。其次,對於系爭法律不同法律見解之論述,亦須以審慎嚴謹之論析方法,
      闡明法理,予以辯駁,以昭信服。如僅就系爭法律之表面文字予以解說,而論
      證方法粗糙不夠嚴謹,未能詳述蘊涵之法理,且解釋之結果阻礙法體系之健全
      ,並影響人民權益者,此種解釋勢必折損司法威信,不能贏得人民對司法之信
      賴。
二、多數意見所持理由及其論證上之缺失
(一)多數意見所持理由,可歸納為下列三點:
      1、罰鍰處分後,義務人未繳納前死亡者,其罰鍰繳納義務具有一身專屬性,
          至是否得對遺產執行,於法律有特別規定者,從其規定。行政執行法第十
          五條規定:「義務人死亡遺有財產者,行政執行處得逕對其遺產強制執行
          」,係就負有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之人死亡後,行政執行處應如何強制執
          行,所為之特別規定。依行政執行法施行細則第二條規定,罰鍰乃公法上
          金錢給付義務之一種,此項規定,並未違背法律授權之意旨,故罰鍰之處
          分作成而具執行力後義務人死亡並遺有財產者,依上開行政執行法第十五
          條規定意旨,該基於罰鍰處分所發生之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得為強制執
          行,惟其執行標的,僅限於義務人之遺產。
      2、立法者優先考量罰鍰制裁違規行為外部結果之本質,而認罰鍰用以建立法
          治秩序與促進公共利益之作用,不因義務人死亡而喪失,故應繼續執行,
          立法者為此種立法,有其形成之空間。
      3、公法上金錢給付之能否實現,攸關行政目的之貫徹與迅速執行。是義務人
          死亡遺有財產者,行政執行處得逕對其遺產強制執行,尚屬合理必要。故
          依現行法規定,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之義務人死亡遺有財產者,並無不予
          強制執行之法律依據。惟上開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規定,係針對行政執行
          處所為強制執行之特別規定,其執行標的僅以義務人死亡時所留遺產為限
          。
(二)上述理由論證上之缺失
      1、行政執行法施行細則第二條規定,並非在補充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所稱「
          義務」人之規定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僅規定「義務人死亡遺有財產者,行
          政執行處得逕對其遺產強制執行」,並非規定「受罰鍰處分之人死亡遺有
          財產者,行政執行處得逕對其遺產強制執行」,因此縱令該條規定係對「
          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之人死亡後,得對其遺產強制執行之特別規定,但
          「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得就死亡義務人之遺產強制執行」,是否即當然包
          括一身專屬性之罰鍰繳納義務在內,法律本身並未明定。多數意見所持理
          由,認為行政執行法施行細則第二條已明定罰鍰係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之
          一種,並未違背法律授權之意旨。但該施行細則第二條係針對行政執行法
          第二條所稱「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概念下之內容及項目所為補充性之規
          定。並非對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所規定之遺有財產之「義務」人,所為補
          充規定。二者亦不必然同一範圍,蓋「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概念下所指
          稱之項目,應可儘量涵蓋。但義務人死亡遺有財產者,得否對其遺產強制
          執行,則應考慮義務人死亡之義務有無一身專屬性?義務人死亡而仍對其
          遺產強制執行之意義與作用何在?等因素為考量,故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
          所稱「義務人死亡」中所指「義務」,並不必然即等同於「公法上金錢給
          付義務」概念之全部。
              以「怠金」為例,依行政執行法施行細則第二條規定,「怠金」亦為
          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之一種,而「怠金」之作用,依行政執行法第三十條
          之規定,係對「依法令或本於法令之行政處分,負有行為義務而不為,其
          行為不能由他人代為履行者」或「依法令或本於法令之行政處分,負有不
          行為義務而為之者」處以怠金,以督促義務人履行他人不能代為履行之義
          務或履行其不行為之義務。亦即科處怠金,並就怠金為強制執行者,乃以
          此種課予財產上不利益之方法促使義務人儘速履行其義務為目的。如處以
          怠金後,未執行前,義務人死亡遺有財產者,如依多數意見,因公法上金
          錢給付義務亦包括「怠金」,亦可適用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就其遺產強
          制執行,則此怠金之強制執行,顯然不能達成其督促履行義務之目的,而
          毫無意義,亦顯不合理,應非立法者之原意。故多數意見以在詮釋「公法
          上金錢給付義務」概念之施行細則第二條規定將「罰鍰」包括在內,即當
          然認為係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規定適用範圍之內,並強調因而有「法律特
          別規定」為依據,論證上顯為牽強。
      2、罰鍰處分作成後,並不當然即得強制執行
              多數意見認為罰鍰之處分作成而具執行力後義務人死亡而遺有財產者
          ,行政執行處即得「逕」對其遺產強制執行。此種主張,亦與現行若干法
          律之明文規定,有所出入。例如稅捐稽徵法第五十條之二規定:「依本法
          或稅法規定應處罰鍰者,由主管稽徵機關處分之,…,受處分人如有不服
          ,應依行政救濟程序辦理。但在行政救濟程序終結前,免依本法第三十九
          條規定予以強制執行。」即明文罰鍰之處分,在其行政救濟程序終結前,
          免予強制執行。又如,社會秩序維護法第五十一條即明文違反本法案件之
          處罰(以裁處罰鍰為主要),於裁處「確定」後執行,即須該裁處處分於
          法定救濟期間經過後發生確定力者,始能執行。均非多數意見所通過之主
          文所示「罰鍰之處分作成而具執行力,即得強制執行」,顯示此種論述並
          非完全正確。大法官統一解釋法律,亦不能違背法律之明文。
      3、尚未確定之罰鍰處分,對已死亡之違規行為人已失其警惕作用,從而亦喪
          失其繼續存在之意義而失效
              違規行為人受罰鍰之裁處後,對之不服,依法提起行政救濟,而於行
          政訴訟程序中死亡者,依最高行政法院九十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庭長法官聯
          席會議之決議,認為行政罰鍰係國家為確保行政秩序之維護,對於違規之
          行為人所施之財產上制裁,而違規行為之行政法上責任,性質上不得作為
          繼承之對象。如違規行為人於罰鍰處分之行政訴訟程序中死亡者,其當事
          人能力即行喪失。尚未確定之罰鍰處分,對該違規行為人也喪失繼續存在
          之意義而失效。又其繼承人復不得承受違規行為人之訴訟程序,受理行政
          訴訟之高等行政法院應適用行政訴訟法第一百零七條第一項第三款,以裁
          定駁回違規行為人之起訴。嗣後,最高行政法院多次裁定都一再重申此旨
          趣(最高行政法院九十年度裁字第一一一一號裁定、九十一年度裁字第一
          九五號裁定、九十一年度裁字第二三○號裁定、九十一年度裁字第五七八
          號裁定參照)。最高行政法院此種見解,顯示兩個意義,第一、違規行為
          人於罰鍰處分之行政訴訟程序中死亡者,尚未確定之罰鍰處分,對違規行
          為人也喪失繼續存在之意義而失效。蓋罰鍰之處分,須行為人本身具備責
          任能力並出於故意或過失,主觀上具有可歸責性及客觀上又有違規行為,
          始能裁處。而罰鍰之作用,著重在對違規行為人施加財產上之不利益,使
          生警惕,避免再為違規行為,以維護行政秩序,如違規行為人受罰鍰裁處
          後提起行政救濟程序中死亡者,處罰之對象既已不存在,尚未確定之罰鍰
          處分,對已死亡之違規行為人而言,已失其警惕作用,從而亦喪失其繼續
          存在之意義而失效。該罰鍰處分既然失其效力,即不能執行,更不能對義
          務人死亡後遺留之財產加以執行。第二、受罰鍰處分之違規行為人於行政
          訴訟程序中死亡者,其繼承人不得承受違規行為人之訴訟程序,係以罰鍰
          之裁處有高度屬人性為其理由。爭執罰鍰處分是否合法而提起之行政訴訟
          ,必須調查行為人主觀上是否具備責任能力及責任條件,客觀上有無行為
          該當違法行為應受罰鍰處罰之構成要件。該等事實是否存在及具備,行為
          人知之最詳,其繼承人未必瞭解,如得由繼承人承受訴訟,對於罰鍰處分
          是否合法之調查與判斷,並無實益。且罰鍰處分之對象既已死亡而不存在
          ,作成罰鍰處分以收警惕作用之目的已不能達成,因而亦失其繼續存在之
          意義而失其效力,如由繼承人承受訴訟再爭執其合法性與否,亦無意義及
          必要。
      4、現行法並無「受罰鍰處分之義務人死亡遺有財產者,得就其遺產為強制執
          行」之明文多數意見通過之主文,認為罰鍰之處分作成而具執行力後義務
          人死亡並遺有財產者,即得依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之規定強制執行,並不
          問該罰鍰處分有無確定、有無對之提起行政救濟,以及義務人是否在行政
          訴訟中死亡,一概得就其遺產強制執行,顯然與現行稅捐稽徵法第五十條
          之二及社會秩序維護法第五十一條規定有所牴觸,並不正確,已如前述,
          並與最高行政院認為訴訟繫屬中尚未確定之罰鍰處分,因義務人死亡,喪
          失其警惕作用之對象,而失其繼續存在之意義而失效,即不應再執行之見
          解,迥然有別。而多數意見所持理由,係立法者如優先考量罰鍰制裁違規
          行為外部結果之本質,而認罰鍰用以建立法治秩序與促進公共利益之作用
          ,不因義務人死亡而喪失,故應繼續執行,立法者就此立法,有其形成空
          間,並以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之規定,即為此種立法之表現。然行政執行
          法第十五條並無「罰鍰」一詞之規定,該條所稱義務人所指義務,亦非公
          法上金錢給付義務概念之全部,已詳如前述,多數意見所持論證,並不夠
          嚴謹。姑不論立法者就「受罰鍰處分之義務人死亡而遺有財產者,得就其
          遺產為強制執行」現行法上並無明文,縱使有此類似規定,亦須有堅強理
          由說明,何以受罰鍰處分之義務人死亡後,仍有對其遺產強制執行之必要
          性。此即涉及該罰鍰規定之目的與作用之問題。如不區分該罰鍰規定之目
          的與作用,而一律規定得就其遺產強制執行,是否與憲法第二十三條之比
          例原則相符,即有待考驗。亦非多數意見所言有「立法形成之空間」,即
          與憲法保障人權之意旨無違。
      5、不能將「罰鍰對遺產之執行」等同於「全部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之實現」
          而相提並論多數意見認為義務人死亡遺有財產者,行政執行處得逕對其遺
          產強制執行尚屬合理必要,係因「公法上金錢給付之能否實現,攸關行政
          目的之貫徹與迅速執行。此種論述,乃文不對題。本案之爭點,並非「公
          法上之金錢給付」亦非「全部罰鍰」執行之問題,而僅係受罰鍰處分之義
          務人死亡後遺有財產者,得否對其遺產強制執行之問題。不能將「罰鍰對
          遺產之執行」等同於「全部公法上金錢給付之實現」而相提並論,且何以
          罰鍰對遺產之執行,即可貫徹行政目的與迅速執行之理由,並無說明,即
          認為合理必要,亦嫌速斷。
三、多數意見所通過之主文及理由書,因有上述論證上之缺失,本席不表贊同,本席
    認為:
    1、罰鍰之裁處,其作用乃對違規行為人施加財產上之不利益而予以制裁,使義
        務人心生警惕,避免再為違規行為,以維護行政秩序。如義務人於罰鍰裁處
        後執行前死亡者,則處罰的對象已不存在,縱使對其遺產加以執行在技術上
        可行,但是處罰的警惕作用已然喪失。再者,義務人死亡後,縱令其遺有財
        產,該遺產依民法第一千一百四十七條及第一千一百四十八條規定已為繼承
        人之繼承財產。堅持對遺產的執行,無異於對義務人以外之第三人,亦即繼
        承人,施加財產上不利益而形同處罰,實已違反「無責任即無處罰」或「罰
        及一身」等現代法治國家所確認之原則。
    2、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依其文義,尚不得解為係就「罰鍰處分後,義務人未
        繳納前死亡者,得就其遺產逕為強制執行」之特別規定。
    3、行政執行法第十五條,其適用範圍應不包括其目的具有一身專屬性質之公法
        上金錢給付義務,如罰鍰或怠金在內。(國民年金等欠繳者仍應繳交)
    4、立法者如欲使罰鍰於受處分人死亡後,仍得對其遺產強制執行者,必須另為
        立法加以明定,並且應以該罰鍰之目的與作用,係在使違規行為人不能保有
        其因違規行為而取得之不法利益者為限(行政罰法第十八條第二項參照)。
        一般以警惕作用為目的之罰鍰處分,因違規行為人已死亡,已失其警惕之對
        象,以罰鍰作為制裁手段並不能達成其警惕目的,應如最高行政法院之見解
        ,認為該罰鍰處分已失其繼續存在之意義而失效,罰鍰處分既然失其效力,
        即不能執行,更不能對義務人死亡後遺留之財產加以執行。
以上為page 30!

 

考前一兩個月的大法官解釋(某週五的下午注意一下)。

 

 

Page 31 限制住居及提供擔保:

與交保(刑事犯罪)有關

 

 

第 17 條

義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行政執行處得命其提供相當擔保,限期履行,

並得限制其住居(實務上以三分之一)

一、顯有履行義務之可能,故不履行。

二、顯有逃匿之虞。

三、就應供強制執行之財產有隱匿或處分之情事。

四、於調查執行標的物時,對於執行人員拒絕陳述。

五、經命其報告財產狀況,不為報告或為虛偽之報告。

六、經合法通知,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場(此人的誠信有問題)

前項義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得限制住居(第二項為但書請參考後敘588號解釋)

一、滯欠金額合計未達新臺幣十萬元。但義務人已出境達二次者,不在此

限。

二、已按其法定應繼分繳納遺產稅款、罰鍰及加徵之滯納金、利息。但其

繼承所得遺產超過法定應繼分,而未按所得遺產比例繳納者,不在此

限。

義務人經行政執行處依第一項規定命其提供相當擔保,限期履行,屆期不

履行亦未提供相當擔保,有下列情形之一,而有強制其到場之必要者,行

政執行處得聲請法院裁定拘提之:

一、顯有逃匿之虞。

二、經合法通知,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場。

法院對於前項聲請,應於五日內裁定;其情況急迫者,應即時裁定。

義務人經拘提到場,行政執行官應即訊問其人有無錯誤,並應命義務人據

實報告其財產狀況或為其他必要調查。

行政執行官訊問義務人後,認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而有管收必要者,行

政執行處應自拘提時起二十四小時內,聲請法院裁定管收之:

一、顯有履行義務之可能,故不履行。

二、顯有逃匿之虞。

三、就應供強制執行之財產有隱匿或處分之情事。

四、已發見之義務人財產不足清償其所負義務,於審酌義務人整體收入、

財產狀況及工作能力,認有履行義務之可能,別無其他執行方法,而

拒絕報告其財產狀況或為虛偽之報告。

義務人經通知或自行到場,經行政執行官訊問後,認有前項各款情形之一

,而有聲請管收必要者,行政執行處得將義務人暫予留置;其訊問及暫予

留置時間合計不得逾二十四小時。

拘提、管收之聲請,應向行政執行處所在地之地方法院為之。

法院受理管收之聲請後,應即訊問義務人並為裁定,必要時得通知行政執

行處指派執行人員到場為一定之陳述或補正。

行政執行處或義務人不服法院關於拘提、管收之裁定者,得於十日內提起

抗告;其程序準用民事訴訟法有關抗告程序之規定。

抗告不停止拘提或管收之執行。但准拘提或管收之原裁定經抗告法院裁定

廢棄者,其執行應即停止,並將被拘提或管收人釋放。

拘提、管收,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準用強制執行法、管收條例及刑事訴訟

法有關訊問、拘提、羈押之規定。

第 18 條

擔保人於擔保書狀載明義務人逃亡或不履行義務由其負清償責任者,行政

執行處於義務人逾前條第一項之限期仍不履行時,得逕就擔保人之財產執

行之。

 

拘提 管收

Page 32

(1)  拘提,係指執行機關於特定期間及處所實施執行程序時,強制義務人到場之措施。

(2)  管收則是於法規規定之期限內,拘束義務人之人身自由於特定處所(管收所)之措施。

(請注意: 拘留是在251號解釋確定違憲,憲法第八條)

第十七條第三至十三項

第 17 條

義務人經行政執行處依第一項規定命其提供相當擔保,限期履行,屆期不

履行亦未提供相當擔保,有下列情形之一,而有強制其到場之必要者,行

政執行處得聲請法院裁定拘提之:

一、顯有逃匿之虞。

二、經合法通知,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場。

法院對於前項聲請,應於五日內裁定;其情況急迫者,應即時裁定。

義務人經拘提到場,行政執行官應即訊問其人有無錯誤,並應命義務人據

實報告其財產狀況或為其他必要調查。

行政執行官訊問義務人後,認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而有管收必要者,行

政執行處應自拘提時起二十四小時內,聲請法院裁定管收之

一、顯有履行義務之可能,故不履行。

二、顯有逃匿之虞。

三、就應供強制執行之財產有隱匿或處分之情事。

四、已發見之義務人財產不足清償其所負義務,於審酌義務人整體收入、

財產狀況及工作能力,認有履行義務之可能,別無其他執行方法,而

拒絕報告其財產狀況或為虛偽之報告。

義務人經通知或自行到場,經行政執行官訊問後,認有前項各款情形之一

,而有聲請管收必要者,行政執行處得將義務人暫予留置;其訊問及暫予

留置時間合計不得逾二十四小時。

拘提、管收之聲請,應向行政執行處所在地之地方法院為之。

法院受理管收之聲請後,應即訊問義務人並為裁定,必要時得通知行政執

行處指派執行人員到場為一定之陳述或補正。

行政執行處或義務人不服法院關於拘提、管收之裁定者,得於十日內提起

抗告;其程序準用民事訴訟法有關抗告程序之規定。

抗告不停止拘提或管收之執行。但准拘提或管收之原裁定經抗告法院裁定

廢棄者,其執行應即停止,並將被拘提或管收人釋放。

拘提、管收,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準用強制執行法、管收條例及刑事訴訟

法有關訊問、拘提、羈押之規定。

Page 35

釋字588

解釋字號: 釋字第 588 號   解釋日期: 民國 94 年 01 月 28 日   解 釋 文:

立法機關基於重大之公益目的,藉由限制人民自由之強制措施,以貫
徹其法定義務,於符合憲法上比例原則之範圍內,應為憲法之所許。行政
執行法關於「管收」處分之規定,係在貫徹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於法定
義務人確有履行之能力而不履行時,拘束其身體所為間接強制其履行之措
施,尚非憲法所不許。
惟行政執行法第十七條第二項依同條第一項規定得
聲請法院裁定管收之事由中,除第一項第一、二、三款規定:「顯有履行
義務之可能,故不履行者」、「顯有逃匿之虞」、「就應供強制執行之財
產有隱匿或處分之情事者」,難謂其已逾必要之程度外,其餘同項第四、
五、六款事由:「於調查執行標的物時,對於執行人員拒絕陳述者」、「
經命其報告財產狀況,不為報告或為虛偽之報告者」、「經合法通知,無
正當理由而不到場者」,顯已逾越必要程度,與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之意
旨不能謂無違背。
行政執行法第十七條第二項(此為舊法中的部份是違憲!)依同條第一項得聲請拘提之各款事由中,
除第一項第二款、第六款:「顯有逃匿之虞」、「經合法通知,無正當理
由而不到場」之情形,可認其確係符合比例原則之必要條件外,其餘同項
第一款、第三款、第四款、第五款:「顯有履行義務之可能,故不履行者
」、「就應供強制執行之財產有隱匿或處分之情事者」、「於調查執行標
的物時,對於執行人員拒絕陳述者」、「經命其報告財產狀況,不為報告
或為虛偽之報告者」規定,顯已逾越必要程度
,與前揭憲法第二十三條規
定意旨亦有未符。
人身自由乃人民行使其憲法上各項自由權利所不可或缺之前提,憲法
第八條第一項規定所稱「法定程序」,係指凡限制人民身體自由之處置,
不問其是否屬於刑事被告之身分,除須有法律之依據外,尚須分別踐行必
要之司法程序或其他正當法律程序,始得為之。
此項程序固屬憲法保留之
範疇,縱係立法機關亦不得制定法律而遽予剝奪;惟刑事被告與非刑事被
告之人身自由限制,畢竟有其本質上之差異,是其必須踐行之司法程序或
其他正當法律程序,自非均須同一不可。管收係於一定期間內拘束人民身
體自由於一定之處所,亦屬憲法第八條第一項所規定之「拘禁」,其於決
定管收之前,自應踐行必要之程序、即由中立、公正第三者之法院審問(法院佔有重要的地位),
並使法定義務人到場為程序之參與,除藉之以明管收之是否合乎法定要件
暨有無管收之必要外,並使法定義務人得有防禦之機會,提出有利之相關
抗辯以供法院調查,期以實現憲法對人身自由之保障。
行政執行法關於管
收之裁定,依同法第十七條第三項,法院對於管收之聲請應於五日內為之
,亦即可於管收聲請後,不予即時審問,其於人權之保障顯有未週,該「
五日內」裁定之規定難謂周全,應由有關機關檢討修正。又行政執行法第
十七條第二項:「義務人逾前項限期仍不履行,亦不提供擔保者,行政執
行處得聲請該管法院裁定拘提管收之」、第十九條第一項:「法院為拘提
管收之裁定後,應將拘票及管收票交由行政執行處派執行員執行拘提並將
被管收人逕送管收所」之規定,其於行政執行處合併為拘提且管收之聲請
,法院亦為拘提管收之裁定時,該被裁定拘提管收之義務人既尚未拘提到
場,自不可能踐行審問程序,乃法院竟得為管收之裁定,尤有違於前述正
當法律程序之要求。另依行政執行法第十七條第二項及同條第一項第六款
:「經合法通知,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場」之規定聲請管收者,該義務人既
猶未到場,法院自亦不可能踐行審問程序,乃竟得為管收之裁定,亦有悖
於前述正當法律程序之憲法意旨。
憲法第八條第一項所稱「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
、拘禁」之「警察機關」,並非僅指組織法上之形式「警察」之意,凡法
律規定,以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為目的,賦予其機關或人員得使
用干預、取締之手段者均屬之,(大法官得硬ㄠ)
是以行政執行法第十九條第一項關於拘提
、管收交由行政執行處派執行員執行之規定,核與憲法前開規定之意旨尚
無違背。(結果是執行員會當為作用上的警察!!!)

上開行政執行法有違憲法意旨之各該規定,均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
至遲於屆滿六個月時失其效力。

 

釋字588號(有關拘提管收的重要的解釋)對於

管收的哪一部分有違憲?

1. 本身? 合憲(請看大法官第一段提出的理由)

2. 事由? 部份違憲

3. 程序? 需由法院審問!

 

釋字558號解釋(憲法第八條第一項)

第 8 條

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

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

。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罰,得拒絕之。

 

執行員不是警察!!!

 

**警察—(原先對警察的理解是: 組織上的警察)

組織法上的警察(警察法上定義的警察 只是一種定義而已)

作用上的警察(大法官說維護正義的,就是警察!!!所以執行員執行者也

合憲!這是違憲的!應該是賦予執行員警察的地位。)

九十九年二月三號修正了很多行政法的東西:

行政執行法

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

地方制度法

 

Page 38 禁奢條款(孫道存;消費者債務清除的問題等等(債清)。)

第 17-1 條

義務人為自然人,其滯欠合計達一定金額,已發現之財產不足清償其所負

義務,且生活逾越一般人通常程度者,行政執行處得依職權或利害關係人(債權人)

之申請對其核發下列各款之禁止命令,並通知應予配合之第三人(他的親人女兒等等):

一、禁止購買、租賃或使用一定金額以上之商品或服務。

二、禁止搭乘特定之交通工具。

三、禁止為特定之投資。

四、禁止進入特定之高消費場所消費。

五、禁止贈與或借貸他人一定金額以上之財物。

六、禁止每月生活費用超過一定金額。

七、其他必要之禁止命令。

前項所定一定金額,由法務部定之。

行政執行處依第一項規定核發禁止命令前,應以書面通知義務人到場陳述

意見。義務人經合法通知,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場者,行政執行處關於本條

之調查及審核程序不受影響。

行政執行處於審酌義務人之生活有無逾越一般人通常程度而核發第一項之

禁止命令時,應考量其滯欠原因、滯欠金額、清償狀況、移送機關之意見

、利害關係人申請事由及其他情事,為適當之決定。

行政執行處於執行程序終結時,應解除第一項之禁止命令,並通知應配合

之第三人。

義務人無正當理由違反第一項之禁止命令者,行政執行處得限期命其清償

適當之金額,或命其報告一定期間之財產狀況、收入及資金運用情形;義

務人不為清償、不為報告或為虛偽之報告者,視為其顯有履行義務之可能

而故不履行,行政執行處得依前條規定處理。

 

新修正條文很容易進入考題!成為考點。

六月底可以看一下有無新修正相關法律。

 

第六部份

行政費用之收取

第 25 條

有關本章之執行,不徵收執行費。但因強制執行所支出之必要費用,由義

務人(拍賣變價的費用成本由義務人負擔)負擔之。

 

Page 40

七、救濟之規定(請注意!申論)

第 9 條 (通論的規定)

義務人或利害關係人對執行命令、執行方法、應遵守之程序或其他侵害利

益之情事,得於執行程序終結前,向執行機關聲明異議。

前項聲明異議,執行機關認其有理由者,應即停止執行,並撤銷或更正已

為之執行行為;認其無理由者,應於十日內加具意見,送直接上級主管機

關於三十日內決定之。

行政執行,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因聲明異議而停止執行。但執行機關因

必要情形,得依職權或申請停止之。

 

第九條的特別情形: 拘提管收(明顯侵害人身自由)的救濟,按照第十七條第九項提起抗告!

 

第 17 條

義務人經通知或自行到場,經行政執行官訊問後,認有前項各款情形之一

,而有聲請管收必要者,行政執行處得將義務人暫予留置;其訊問及暫予

留置時間合計不得逾二十四小時(合於憲法第八條)

拘提、管收之聲請,應向行政執行處所在地之地方法院為之(管收由法官決定)

法院受理管收之聲請後,應即訊問義務人並為裁定(這是陳述意見、兩造兼聽),必要時得通知行政執

行處指派執行人員到場為一定之陳述或補正。

行政執行處或義務人不服法院關於拘提、管收之裁定者,得於十日內提起

抗告;其程序準用民事訴訟法有關抗告程序之規定。(準用強制執行法,而未去用行政程序法的規定)

抗告不停止拘提或管收之執行。但准拘提或管收之原裁定經抗告法院裁定

廢棄者,其執行應即停止,並將被拘提或管收人釋放。

拘提、管收,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準用強制執行法、管收條例及刑事訴訟

法有關訊問、拘提、羈押之規定。(施行時準用的條文很麻煩因為為準用相關的規定,哪些是有關的規定?)

 

 

準用的法律種類太多。

 

Page 41

第三節

公法上的行為不行為

公法上的行為義務

 

1.     金錢上的給付

2.     行為不行為

3.     即時強制

 

請page 43 第廿七條

 

發動行為不行為的行政的義務的時候,前提為: 先履行告誡,否則是違法的行政執行,會被撤銷。

 

第 11 條

義務人依法令或本於法令之行政處分或法院之裁定,負有公法上金錢給付

義務,有下列情形之一,逾期不履行,經主管機關移送者,由行政執行處

就義務人之財產執行之:

一、其處分文書或裁定書定有履行期間或有法定履行期間者。

二、其處分文書或裁定書未定履行期間,經以書面限期催告履行者。

三、依法令負有義務,經以書面通知限期履行者。

法院依法律規定就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為假扣押、假處分之裁定經主管機

關移送者,亦同。

 

 

第 27 條

依法令或本於法令之行政處分,負有行為或不行為義務,經於處分書或另

以書面限定相當期間履行,逾期仍不履行者,由執行機關依間接強制或直

接強制方法執行之。(與第十一條很像,告誡的程序!)

前項文書,應載明不依限履行時將予強制執行之意旨。

 

行為不行為à27條告誡à仍不履行

1.     間接強制

代履行(29條)

怠金

上述兩者一定要背!

2.     直接強制

第28條

第 28 條

前條所稱之間接強制方法如下:

一、代履行。

二、怠金。

前條所稱之直接強制方法如下:(很殘酷!!!與行政罰中的其他種類行政罰很像!)

一、扣留、收取交付、解除占有、處置、使用或限制使用動產、不動產。

二、進入、封閉、拆除住宅、建築物或其他處所。

三、收繳、註銷證照。

四、斷絕營業所必須之自來水、電力或其他能源(爭議很大;阿扁用以剷除八大

行業)。

五、其他以實力直接實現與履行義務同一內容狀態之方法。(概括寫法,以上四款都是例示性,必有其他方法整你!!!四五款請背起來!)

 

Page 41

限期旅行的書面通知及學理上所稱之「告誡」,係指義務人不履行其公法上的義務時,主管機關將其欲採取之強制方法預先告知義務人,使義務人得以預測其將來之不利益,以督促其自動履行之制度。

Page 42

書面告誡之法律性質,學說有不同見解:

行政處分說(多數學者及實務)

 

事實行為說

 

區分說

 

(逾期仍不履行的問題)

 

一個行政處分

à產生「行為不行為的義務」,且逾期未履行

à政府機關告誡

à仍不履行

à構成要件達成,發動間接強制或直接強制,拆除違建等等。

 

代履行:

Page 43

有可替代性的行為義務

 

如汽車的例子: 違規停車。最佳狀況為行為人自行開走。若行政機關不能確定其人將開走,則委託拖吊業者拖吊走(代履行)。產生的費用,由當事人來付該費用。

(除交罰款,還加拖吊費及場地費)。

 

第29條

 

行政機關與拖吊業者在行政組織法上為: 行政助手的關係。是受指揮,受命於行政機關(警察),由行政機關判斷後,執行。(不是受託行使公權力!)

 

第 29 條

依法令或本於法令之行政處分,負有行為義務而不為,其行為能由他人代

為履行者,執行機關得委託第三人或指定人員代履行之。

前項代履行之費用,由執行機關估計其數額,命義務人繳納;其繳納數額

與實支不一致時,退還其餘額或追繳其差額。

 

Page 44

不可替代的事(一身專屬性?!)不能用代履行。

 

執行機關與義務人 公法上法律關係

執行機關與第三人 締結私法契約(買賣 勞務 雇傭契約)

拖吊業者與當事人間無任何法律關係。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