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技法

生物科技法律文章討論報告

Ethical Dilemma in Stem Cell Research?

Hans-Martin Sass

  本次撰寫報告,是將文章通篇以段落區隔、並寫下該段落主要意義(也就是作者所舉出的事實及作者在文章中的主張),然後回到本堂課程所使用的教材: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School of law法律學與生物學Primis教材去找這部叢書中眾位學者所主張的觀點加以比較。

  議題由Hans-Martin Sass所提出,係幹細胞研究所引起的爭論,而這個爭論如果從道德上來討論的話,是否真的造成一種困境?作者認為這個議題本身就可以開放供大家討論(本文第一頁第一段)。所謂困境,是指人們對於某一爭議有兩選項,在不可避免這議題的情形下,必須兩害相權取其輕。而決定的過程,牽涉到眾人的各種價值觀念。

  幹細胞研究引起的潛在爭議發生在哪裡呢?是在研究過程中採取的技術?是幹細胞研究是否合乎道德?是幹細胞研究在文化政治或管理上發生了爭議?文教上的問題?政治上的錯誤?或是管理上的錯誤?幹細胞的研究牽涉到胚胎行程前後的處理動作,而幹細胞的處理過程牽涉到對人類生長發育重新規劃定干擾到人類繁衍的自然流程,但是對於臨床上發生的疾病卻可以幫助發展新的治療方法。因此在發展幹細胞研究的過程中,醫療風險、道德上的危害、社會風氣的影響、管理及政治問題上的風險。作者詢問一個問題為:以上的風險應該由社會大眾、或是管理當局、政治家、專家學者等人來預期幹細胞將來在醫療手段上的應用?並且一旦上述各方意見認為利用幹細胞研究將可以提供優良有效的治療方法時,那麼道德上的困境到底是否仍然存在呢?並且所謂的受害者到底是社會大眾、是卵細胞、是合子體、是胚胎發育前的生物體、還是胎兒呢?

  作者認為要降低幹細胞技術上的風險主要需要專家學者建立風險管控及降低技術風險的機制。從事幹細胞技術研發的專家們應該將這種研究牽扯到的危險及各種顧慮充分地告知消費者及出資進行該種幹細胞研究計畫的機構團體。資訊透明化可以幫助社會了解這種技術的疑慮之所在,而在多元化的社會中,人們若能夠獲知充分的資訊,那麼大家自然會從病人的需要、從社會預期會受到的衝擊、從自然界法則的破壞狀況、人權等等角度來審視這一個幹細胞研究的道德問題。在充分發展的國家,以及對於患有疾病、處於貧窮困苦階級人們的同情心理,會使人們就病患的觀點來評估幹細胞研究的道德性。

  個人與宗教團體對於生物醫學干預自然法則的技術具有不同的道德論點。這些論點出自他們各自的宗教立場,並因此而認為這些新的醫療技術使用了禁忌的物品。作者舉了一些學者為例分別反對一些移植手術及異體移植的技術之施行。另外古老的教條像是孔子說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耶穌說的睦鄰以敬天,這些古老的警語,教導我們要幫助窮苦及生病的人們。不過若是人們因為宗教教義受苦的話,那麼也許該教義的意義是錯誤的,並且有些耶穌會的會士主張對於不合時宜的教條應當予以修正。

作者提出一個疑問:道德是一切事務的指導原則嗎?

   真理若為唯一,幹細胞研究必然有一個簡易的方法,以解決由單株細胞培養出幹細胞,並應用於人類醫療用途的技術。並可以將該技術歸納為無道德顧慮、無技術風險的一種醫療行為。不過現在卻並無辦法確認幹細胞研究醫療行為完全不具有風險、也不能夠確認幹細胞研究不會影響到人類繁殖生育過程。現階段宜公開宣布將幹細胞技術應用在人類繁殖方向上的行為為不合法的。聯合國會議中百分之五十的國家認為幹細胞研究無太多明確用途,因此這種研究是無效且無必要的。(第四頁)

   即使有許多人認為現在進行幹細胞研究還嫌太早,現在由宗教道德文化等爭議面來進行對於幹細胞研究的討論卻是極為恰當的。幹細胞技術牽涉到以無性生殖的方法造成生物的繁衍,違反了基因重組的機制並且也使自然界演化的過程受到破壞。作者認為自然界的基因重組演化有助於個人自我的認知及認同、社會及文化的傳承。

  未來也許有兩條路可以進行:(a)設計細胞朝向非人類胚胎及人體建構等用途方向進行實驗及利用。(b)改進幹細胞技術,譬如在基因體中參雜其他的基因體使其成為與人類無關的細胞體,以避免道德上的爭議。另外,基因被註冊為專利權的現象也成為道德上爭議的一項議題,而且已經成為全球性及國家性爭奪的一項權利。如果注意美國及歐洲主管專利事項單位的消息,則可以發現一些卵子獲得專利、但是卻也有一些基因重組生物體因為其基因體與人類太過相近而遭到拒絕獲得專利。

   專利之爭議反映出人們對哲學上自我的認知(組織或細胞是否可以作為專利)。另外,在一些轉機因動物中帶有人類遺傳疾病的基因,而這些轉基因動物是否有道德上的顧慮?而各種人類基因轉殖時,不論種族、性別、年齡、社經地位、或健康狀況,其遺傳基因都不應該被歧視性地對待。

  另外利用基因製造理想的下一代、防止智力低落等遺傳方面的做法,都具有潛在性不合法的狀態。

  幹細胞研究的重要基本規則(basket principle):尊重符合道德的選擇

 人類的文明均發展出一套的道德規範,並依此決定何者是正確、何者為可容許或可被接受的。為了人類生活的延續及繁衍的需要,而決定事物合乎道德依據的基礎。譬如為了對抗疾病,社會會選擇某種活體內或活體外的精子或卵子的保存及其他醫療上輔助的方法。宗教團體反對墮胎等侵犯pro life等的行為。以任何科學方法造成高自然性流產率提升的做法都不符合宗教團體的規範。這裡文中提出幾項道德性基礎:

(1)文明社會及政府對其公民不會採取硬性規定之墮胎或避孕等方式,來達到結束早期生命形式的目的。對於人類性交應採取多元化的態度,不能強制使用單一的價值觀,同時也應當尊重別人的價值觀及尊嚴。儒釋耶等宗教都帶有一些僵固的觀念,譬如禁止食用某些肉類、否定早期人類生命形式。而這些宗教觀念會使人們產生直覺的、對事物的道德判斷。

(2)人們在其所信仰的宗教或其所處的社團之中,並非處於均一平等的地位。而不同的社團之間又因為不同的視野而對於某些議題產生不同的態度。因此對於人類性交、胎兒的生命型態、體外授精、早期胎兒形式等均有不同的看法。幹細胞研究正好處於這些意識形態交集之中。學者或者社會上有識見的人應當廣為宣導這些新技術的實質意義,使社會大眾能就自己的良心及其責任感做一抉擇,而不會噬臍莫濟。這就是所謂的principle of humaneness

(3)宗教人士說明,不眛良心就可以做到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地。

將幹細胞研究造成損失減至最小的原則(minimax principle),方法為:當執行幹細胞方法時,儘量減少遭遇到困境的機會

為了降低幹細胞醫療行為造成的損失(將損失面降至最低、獲益面提升至最高),則在從事幹細胞醫療行為時,應從高度尊重人性尊嚴出發,將個人一己之私降至最低並與最高度法律保障結合。根據「將損失面減至最低的原則」:

(1)資訊透明化、保證提供使用者適當的諮詢、給予充分自由選擇權力、有效的管理及充分的權責劃分。

(2)儘可能不衝撞現存道德觀念。因此,使用由體細胞組織取出的幹細胞,以進行重新分化的組織工程,會比使用胚胎幹細胞培養多樣分化能力細胞,更為符合社會的需要。總之,使用多餘的胚胎組織來進行幹細胞實驗,要比使用完整的胚胎進行實驗,對於社會道德的衝擊較小。這類實驗原則上為「以動物為實驗標的」或「成熟的個體為實驗標的」。另外新加坡議會也立法限定三年內不得使用動物及人類胚胎進行克隆(挑選單株品系並放大繁殖)實驗。

(3)執行幹細胞實驗所依循的最低標準還包含了所謂的「日落條款」及「良知條

款」。前者的意思為:當與幹細胞實驗有關的規定執行一段既定時間之後,

社會應當檢討這些規定並重新修正。後者指發生其他種類案例以

致現行條款不足以規範時,必須以已訂定法條外的方法進行裁決。現行美國

規範有三種方法指定審查幹細胞實驗:(1)由研究機構進行自律(2)由機構所

設立之生物倫理會議審查(3)公佈研究目標及研究本身的意義,由社會輿論

公斷。

  規範幹細胞研究之原則中,最嚴格的基準:經過領域外社會大眾的檢核

  一般非本門專業領域的社會大眾,在閱讀本科目文獻或報導時,常會受到專業名詞字面意義的混淆與誤導,結果造成盲目的反對。科學用語講求精準明瞭,因此,在描述幹細胞研究時,所使用有關道德及文化用語也應力求準確。公共衛生上使用「撲殺病媒」與一般新聞報導中「屠滅害蟲」所造成的印象並不相同。

  天主教依照其教義反對墮胎,可是,若利用體外授精的方式製造「胚」(embryoids)則因為其從未曾在母體中孕育,則似乎可以避免所謂墮胎或殘害生命的疑慮。

  作者在這裡為幹細胞研究的標的定下較為明確的定義: Here is a suggestion for precision and a more exact terminology, as already used in science but not in ethics and politics yet: ‘Stem Cells’ are undifferentiated cells that can proliferate; they may be totipotent, pluripotent or multipotent; progenitor cells may only differentiate into one type of cells; when re-programmed stem cells may change their properties. ‘Cloning’ is a method by which a somatic cell nucleus is transferred into a denucleid ovum and then caused to multiply. ‘Partenotes’ result from  ova, stimulated to begin division without fertilization or nuclear transfer. ‘Embryos’ are created by sexual reproduction with or without medical assistance, in vivo or in vitro. ‘Embyoids’ are constructs derived from cloning or cell reprogramming techniques. ‘Humoids’ are constructs derived from cross-fertilization of human and non-human oocytes. ‘Chimeras’ are products combined from human and non-human DNA of different percentage. ‘Transgenic Animals’ contain small amounts of  human DNA, mostly related to specific diseases, metabolism or immunological properties. ‘Apples are apples, not oranges; ‘oranges’ are oranges, not apples. 

他強調

幹細胞指具有較多分化能力的細胞,具有潛力可以分化成為其他種類的組織。

幹細胞技術或者轉基因動物技術乃利用體外授精方式製造胚胎合子。

特定人類基因轉殖細胞使用非人類卵子而外加人類基因片段。

基因嵌合動物基因體部分來自人類,而也有相當百分比的基因來自其他動物。

製作轉基因動物的目的是研究特定的疾病、研究代謝或免疫上的問題,但是並不能夠因此而改變其種源特性。

  幹細胞研究需要尊重受研究者的尊嚴

  進行研究時,應當建立與受試者間充分而適當的溝通文件。必須要獲得同意及盡利達成充分告知的義務。

 

總之,享有自由就應當分擔責任。研究幹細胞所擔負的社會責任會使研究者感到沉重的壓力。但是放棄幹細胞的研究將為更糟的選擇。各人擁有他們各自幹細胞特性及所有權。由人們行成的社會自然發展出一定的風俗習慣及處世態度。但是研究人員有權力也有責任繁榮及昌盛人類的社會。作者認為研究者的工作就在於為社會打開進化的門窗,對於幹細胞領域,閉關自守絕非可行之道。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